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沒有月餅和文旦的中秋節

 

藍色屁股的螢火蟲回來過中秋,但月餅已經被我吃光光,還好他很客氣說不必月餅,我真怕他想吃文旦,唯一一顆小小的綠綠的不是很熟有點兒酸的文旦也被我吃掉了。

「這年頭中秋節不興月餅、文旦這些老玩意兒,流行吃烤肉。」我說。

「難怪玉兔變成黑色的,我還以為她移民非洲呢!原來給烤肉煙薰的!」他說,屁股發著亮瑩瑩的藍光。


f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北緯三十度

 

看新聞知道了黑體白腳公貓於北緯三十度失蹤。

很詭異很驚悚,也很誇張很可笑!新聞就是這樣,平凡無奇的小事一上鏡頭即完全變形,好似用金屬湯匙背面當鏡子,映出的人臉恐怖又滑稽。

不過不管如何,他真的失蹤了,且北緯三十度的確是個可畏的地方,傳聞極多,不少人或物經過那兒便會不見,有時整個不見,偶爾遺個什麼留給他人去探索,然後,傳聞更多,接著,失蹤的人更多……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3 Mon 2010 10:49
  • 玩伴

玩伴

這夜星光燦爛
以擁抱展開纏綿一段
沉浸情迷意亂
過足了浪漫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吃掉貓的魚的下場

 

虎斑白嘴母貓對海豹留下的鮮魚不感興趣,寧願選擇燻雞口味的乾飼料,於是我吃了那尾魚。

結局悽慘,瀉了三次肚子。

我有點兒恨虎斑白嘴母貓了,或許她早已察覺那尾魚並不鮮,要不然怎麼受得了燻雞的氣味──那是一種令人作嘔的臭味,當我抓把飼料放她碗裡後不經意卻使勁嗅了自己的手,差點兒沒吐出來。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頭貓打架之後

 

屋外只該有一頭虎班白嘴母貓,不知何時多了隻黑體白腳公貓。

在他們打架之前我已經想通了一些事,他們打架之後我夢見一頭海豹,他跟我說了很多話。

兩頭貓打架弄出很多聲響,當然還有他們的嘶吼喊叫,雖然分辨不了是誰發出的,而那並不重要,只是他們干擾了海豹的思緒,使他的語句中的逗點逗得極不恰當。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種體認

這兩個月健康狀況不佳,算是養身期,試著當自己是草食的物種,也試著讓自己不要老像隻毛躁猴子,情緒方面更得學著自我感覺良好,雖然很難,仍有一定程度的成功,倒也深切體認了自己的命真的比較賤,賤到不該浪費時間去在乎某些事。

命賤歸命賤,相信不會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賤到骨子裡去,人生絕對會有好事發生的,縱使或許在下一秒便被世界末日的洪水淹沒,就像那無限好的夕陽造就的暉霞雲靄,精彩一瞬間──夠了。

張苡蔚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