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殺手‧粉紅色》002

二、

他失憶了,他這麼認為。
頭上的傷隱隱作痛。這傷,就是讓他失憶的原因吧,
但為何會受這傷呢?
走進浴廁,他似乎得到了答案。
潔白的磁磚地板上腳印凌亂,一把木頭椅子的殘骸碎裂一地。
一塊椅子的碎片上沾有血跡……有人拿椅子砸破他的頭,這推測很合理。
又是為什麼?
天花板是格狀的,但有一格是空的,在淋浴設備的上方。
他想探究那個洞,但這裡沒有浴缸、洗手檯和馬桶距離又太遠,無法讓他墊著爬上。
那把椅子在碎裂前是唯一可用的工具。但現在,他只能忍住好奇心,不去思考天花板上藏有什麼能讓他被人打破頭的東西。
從浴廁裡的鏡子上,他看見一張陌生的臉。他懂得眼睛叫作眼睛、鼻子叫做鼻子。甚至,他看得出來自己大約四十歲上下、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身形瘦小。但就這些了。他無從想起自己有沒有兄弟姊妹、有沒有妻子、父母是否健在、孩子多少歲了,讀過什麼大學、成就過什麼事業……他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
洗把臉,他從牆上三條粉紅色的毛巾之中挑一條色度較低的來擦臉,這等生活小事卻讓他有欣慰的感動。至少,在他醒來之後還有一件事可以讓他選擇。
拿起梳子,他將頭髮梳理整齊。後腦杓的傷沒在流血,似乎已結痂,他暫且不管了,且他現在也沒辦法處理。
整理好儀容,他呆望著手中那把粉紅色的梳子。他恨粉紅色,但恨得莫名。他無從理解這感覺是從此刻開始的,抑或多年前早已生厭。
莫名,不止粉紅色。
他不能理解自己為何如此穿著。翻遍室內的櫃子、櫥子、抽屜,他沒找著一件應該是自己的衣物。衣櫃裡有三套素雅的粉紅色女性套裝、幾件稱得上性感的內衣褲。
這些女裝依他的身材來看,他是穿得下的,門邊那些鞋子也挺合腳的。
穿上一件襯衫和長褲,再挑一雙鞋子,走出門去求救。他想過他可以這麼做。
可笑,是他打消念頭的理由。穿得一身粉紅,就算是女人,也很可笑。
除了衣褲,從衣櫃的抽屜中,他還找到幾個應該是胸墊之類的東西,還有全頂式直長假髮、半頂式挑染捲假髮、辮子狀髮片等髮型飾品。
更可笑。這些可以讓他更恰當地穿著女裝的東西,他嗤之以鼻。
走出浴廁,他坐在床邊,現在的他只能期待記憶的恢復。如只是暫時性的失憶症,他可能會在短時間內恢復失去的記憶,想起來為何必須在這裡面對這些該死的粉紅色的原因。
一股樂音幽幽然響起,挺悅耳的,但他嚇了一跳。
下意識地,他的右手伸向右腰邊,手勢呈握物狀,但空抓了一把空氣。
他很納悶自己的動作,但現在不是研究、探討的時候。豎起耳朵,他細細聽著樂音的來源。
倏地,他起身、再蹲下、掀開及地的床單下擺。
在四腳撐住的床底下,他看見一支螢幕正發亮閃爍的手機。
他興奮地將手機拾起。

待續……
張曉葳
葳堂發表網址:http://blog.xuite.net/dear.achang/vivian/13909102
說與說之間發表網址:http://blog.1-apple.com.tw/dearvivian/index.cfm?Fuseaction=PersonArticle&ArtID=46005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議員‧殺手‧粉紅色》001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