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探‧竹蜻蜓‧墜落的夢想》004

偷看人是要有技巧的。小叮噹立在我面前的桌上,我低頭似乎在看漫畫,其實眼角瞥著他們,還得在相當時間內進行翻頁的動作。當然,當他們「忘我」時,直視是無妨的,但可不能「忘我」。我能瞥人,人也可瞥我。
這段熱情演出不止我在看,身在吧台的店長更是緊緊注視,不放過任何一個精彩鏡頭。
援交妹扒在星探肩膀上的那支手腕上戴著一個黃金手鍊,金光閃閃,店長會感到刺眼吧,畢竟那是他送她的。他也有一個,還一直戴著。他和她都載著往日情緣的定情信物,但此刻,他卻得眼巴巴看著她讓別的男人擁在懷裡。他真比我苦情上千百萬倍。
「哎呀,人家的口紅沾到你的衣服了……」援交妹用手指試圖抹去星探衣領上那輪廓模糊卻仍能看得出是半個小嘴的唇印。「口紅很難洗掉呢。」
「沒關係啦,我去廁所弄看看。」
星探去廁所,此時,店長送飲料來給援交妹。
他先將一個杯墊放在援交妹桌子上,再放下柳丁汁。兩人沒交談,五秒後店長店離開去做別的事。援交妹本來在拿著面紙對鏡擦拭掉糊開的口紅。和布料接觸,口紅擦出一片突出唇線範圍,這是很醜的。當杯墊放下時,她的眼光從粉盒鏡上轉向桌上,直到柳丁汁放下,她才看店長一眼,還附贈一枚淫笑……這才讓我發覺一件事──皺眼男孩沒給我杯墊。
算了,他是新來的。以前那個做很久的小弟不會忘了杯墊這種小事,相信皺眼男孩做久以後就會記得要給杯墊了。
店長不但苦情還很苦力,說是店長,但他總只請一個小弟,忙起來的時候,櫃臺、吧台、外場,他都得兼顧。不過我很佩服他一點,不管如何,他的服裝儀容總是那麼乾淨整潔。這點看他的袖口便可知曉,是那樣硬挺潔白。
我洗過男人的衣服,當然是他的。他是公司的主管,平日也沒做什麼粗活,但我很不瞭解他的白襯衫袖口怎麼可以那麼髒。那些髒污早已深入衣料纖維,再強的漂白水也洗不掉。白襯衫洗不白可以再買新的,但名譽髒了,喝幾罐漂白水都洗不清。他為什麼要陷害我呢?說我在公司偷竊,用開除的方式讓我滾出他的視線。他說分手那時,我說過我也不會再理他,他竟然趕盡殺絕讓我愛情、事業兩失意。連看到我都讓他難受嗎……店長都可容忍援交妹在他店裡和別的男人手來腳來,他的眼裡怎麼容不了下如小小沙粒的我?
星探回座時,援交妹剛在嘴唇上塗好紅豔豔的口紅。
星探的衣領上依舊有著半個唇印,他在廁所裡除了小便,並沒有進行任何處理那半個唇印的工作。或許他想留著,做個紀念或炫耀吧。依他的個性,炫耀的成分大點。援交妹一直戴著店長送的黃金手鍊可能也是此種心態。當然,她不會在意店長會不會覺得刺眼……好吧,我承認,覺得刺眼的是我。我也想要個定情信物啊。

待續……
張曉葳
葳堂發表網址:http://blog.xuite.net/dear.achang/vivian/16249211
說與說之間發表網址:http://blog.1-apple.com.tw/dearvivian/index.cfm?Fuseaction=PersonArticle&ArtID=59680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星探‧竹蜻蜓‧墜落的夢想》003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