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婦密碼》047


六月十九日天氣晴。
我約了大姊,誠心誠意地要求和她私下合作,我告訴了她我戒指上的數字來博取她的信任。
她笑說她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小琪和晴美早些日子都單獨找過她。現在鬧出人命了,她要我們別再玩了。她是他的合法妻子,如果他死了,她會擁有他的一切,那個帳戶裡的錢,她不在意。
本來我想相信她的說法,但我看見一樣不該在這裡的東西──五二零一三一四,那把拆信刀躺在她的梳妝台上。
趁她不注意,我又將刀子帶走。
是小琪吧,或許她早知道這把刀子是屬於大姊的,她一定向大姊說了這是我給她的,所以大姊對我早已無信任感了。
大姊說不在意那筆錢,她不在意報復這件事嗎……最想要報復他的,就是她。
他曾經對我說過大姊對他有多不好,她總是冷漠地對待他,他很受不了,但她不肯離婚。他說,她在折磨他,像鬼魅一般無時無刻地在他身邊出沒,卻不向他展現任何表情和心情。
他花心是不對,但她始終沒給他一個孩子。他這麼說。
這只是個花心的藉口。他心知肚明,我也是,大姊也一定懂得。
折磨,只不過是愛的另一種表現吧方式。他認為是折磨,也因為他自卑於自己的缺陷。
和我在一起時,他會戴上保險套。和小琪、晴美在一起時,他都如此。那天的聚會裡,忘了是誰先扯到性愛的話題,大姊說出他不孕的事實,我們都在笑。
他不想讓我們知道他的缺陷,他是個可憐的男人。
我笑,我也哭。她們沒看見我的眼淚,我也不會看見她們的。
也不需要了。
中午在公司時我找機會和小琪說既然晴美死了,我們該找到她的戒指。她同意並說她上星期曾看見晴美將戒指連盒子放進辦公室抽屜裡,她的態度顯示她似乎真沒拿到晴美的戒指。我藉清理晴美的座位翻了她的東西,但還是沒找著戒指。下午時看見王義民和小琪說話,我怕他壞事,藉故叫小琪過來,順也約了她晚餐。
她手上的戒指和我的一模一樣,讓我的心頭感到一陣刺痛。
我要拔去這刺。
聽警察說晴美是被利刃割頸,雖然我並不確定殺晴美的兇手是誰,我必須讓警察認定,殺晴美和殺小琪的是同一個人。

待續……
張苡蔚
葳堂發表網址:http://blog.xuite.net/dear.achang/vivian/17826126
說與說之間發表網址:http://blog.1-apple.com.tw/dearvivian/index.cfm?Fuseaction=PersonArticle&ArtID=70283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情婦密碼》046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