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婦密碼》055


和陳仁一塊看完信,何嫻瑜突覺得一身悚然、汗毛直豎。「她報復的執念好強……」
「對!她瘋了!我怎麼對她的!她怎麼對我的!」
說話用的力道過大,劉傑米的身體搖晃著,他的前妻趕忙趨前攙扶他。
「劉先生,請你不要誤會。我說你的夫人報復心切並不代表我認同你對她的態度!」何嫻瑜駁斥。「她會這麼做,不都因為你!」
陳仁:「是的,劉先生,就如劉太太最後說的──你知道原因的,可以告訴我們嗎?」
「我哪知道啊!」
劉傑米甩手,他的前妻踉蹌了腳步。
何嫻瑜氣憤,「你夫人被你氣得自殺,一屍兩命!你敢說你不知道!」
「你不要再提那個賤人和那個賤種!」
「賤種!那是你的骨肉!」
「妳、……妳神經病!」
「劉先生,你說話可不要人身攻擊,我可以再告你一條……」
「你們別吵了。」陳仁制止何嫻瑜與劉傑米的爭執。「劉先生,我想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因為事件有些複雜,在偵察完畢後,我只向你說過最終偵察出來的兇嫌名單。當然,我並沒有義務向你說明偵察期間的相關檢驗報告的結果,且你妻子肚裡孩子的基因比對也不是你要求要做的,所以我沒主動告知你。但我認為,你現在應該要知道……劉太太肚裡那約八週大的孩子是你的親骨肉,我們百分之百確定。」
耳裡、腦裡,如雷鳴電閃,劉傑米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陳仁接著說:「當然,我們都知道你……在某方面的疾病,或許有機會的話你可以去問問醫生。冒昧問一個問題……你和你太太雖沒有辦理離婚,在我們看來你兩形同陌路,你們之間還有……性關係?」
「啊──」
聞言,劉傑米忽地大叫。他的前妻趕緊抱住他,安撫他。「傑米,別這樣……」
他在她的懷裡嚎啕哭了起來。
「我終於懂了劉太太為何要說──你明白的。」何嫻瑜在陳仁耳邊小聲地說。
陳仁默默地點了個頭。
約莫十分鐘,劉傑米的情緒緩和了,他才開口:「那天晚上……她們沒有人陪我,我很悶,自己去喝了點酒,一回到家便看見她冷冰冰的面孔,我突然一肚子氣。她為什麼總是那樣看著我,她是我太太啊。我把她拉進我的房間,把她壓在床上……好長一段時間她不讓我碰她,我想起來好多以前的事情……她是我的女人!她是屬於我的!……幾個禮拜後……我不記得了,她告訴我她懷孕了……神經病!我這樣回她。……我壓根忘了那晚的事,況且我根本不能讓她懷孕,我以為她在嘲笑我……」 
「原來如此。」陳仁看向他,「至於密碼的事,既然劉太太信上說她只改了她那一部份,你可以試試和她相關的數字套進整組密碼,輸入後就可以知道是不是正確的。」
劉傑米大呼一口氣,「我也知道,但密碼只可以試三次。我發現密碼不對時以為是鍵入錯誤,又小心地輸入一次,但還是不正確。所以只剩一次機會了。輸入密碼三次不正確就得帳戶的擁有人上本行再作設定。」
何嫻瑜笑了,「只有一次機會,猜錯以後你又沒辦法要她們四人去銀行……這遊戲真絕。如果你願意的話,或許可以試著找她們四人的法定繼承人,她們死了,屬於她們名下的帳戶也讓繼承人繼承去了。但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幫你這個忙啊。」
「那筆錢是我身後才要給她們的,目前來講,那些都還是我的錢!」劉傑米向她說。
陳仁:「你可以說說你怎麼組成那個密碼的?」
劉傑米:「二一三零一八五二七一二九。前三位數和我太太有關,是我和她結婚紀念日的日期,二月十三日。接下來的零一八是雅娜在公司的員工編號,再來的是蕭琪的生日,最後三位數和晴美有關,是她的名字──晴美的筆畫,晴十二劃、美九劃。」
「只改了前三位數應該不難猜……」何嫻瑜喃喃地。
陳仁:「劉太太既然說這是遊戲,密碼一定是你想得到的。」
何嫻瑜:「她的生日?」
劉傑米搖頭,「她的生日是十二月十八日,不適合作為三位數的密碼。」
何嫻瑜:「你的生日呢?她是在意你的,我覺得很有可能。」
劉傑米看向她,「只有一次機會……猜錯,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何嫻瑜一點都不為他那絕望的口氣影響,依然保持笑容。「你剛不說過,你什麼都不要了嗎。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不妨試試囉。」
他低下頭,一言不發。
陳仁:「屬於你的那個秘密帳戶中雖然沒有錢了,但那帳戶仍舊屬於你,你是否可以調出對帳單給警方,讓我們好做事。至於她們的帳戶,就如我同事所說的,她們的法定繼承人有權處理,讓警方出面應該好解決。案情釐清後,該你的會還你的。」
陳仁的方法似乎是現在唯一可行的,劉傑米無奈地點著頭。

待續……
張苡蔚
葳堂發表網址:http://blog.xuite.net/dear.achang/vivian/18143777
說與說之間發表網址:http://blog.1-apple.com.tw/dearvivian/index.cfm?Fuseaction=PersonArticle&ArtID=72384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情婦密碼》054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