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鴨‧斷指‧手足情》006

六、

自張小娟來了以後,陳吉祥的店生意好了些。雖不到高朋滿座的境界,收入著著實實地增加倒是真的。兩人每日從早忙到晚,誰該做什麼都有了默契。
多了個伙計,陳吉祥的工作量應是少了些,但他的疲累感卻比往常多了多。
老了?他這幾天的睡眠時數增長了,早上都晚了快一個小時才起床,晚上打烊後一吃完晚餐,他便睏得要命。睡是睡得很沈,但起床時也得昏沈一段時間才會完全清醒。
晚餐時間要過了,在座的客人吃飽喝足後一個個走了。
張小娟站在水槽前洗著碗盤。穿著短裙的她身軀因手部的動作微微震動著,這股韻律,陳吉祥暗暗瞧著。他不是瞧她的姿色體態,他常這樣瞧她。他得盯著她。
「陳老闆!」
老李的喚聲,陳吉祥迅速拔開他放在張小娟身上的眼光。
「錢給你。」
老李伸出的手讓陳吉祥擋回去。
老李正覺納悶,陳吉祥拉著他到店外頭。
「今天不收你錢,算我請你的。」
陳吉祥和老李在店旁的防火巷口站定。
陳吉祥面對著店,這角度還見得到正洗碗盤的張小娟。「有事拜託你……」
「什麼事神神秘秘的?」
「老李啊,你在戶政單位上班,可以幫我查個人嗎?」陳吉祥從口袋裡掏出一張身份證影印本。那是張小娟的,陳吉祥說要辦勞保等事向她要來的。
「怎麼啊……」老李詫異。
「幫我查一下嘛。」陳吉祥指著紙張上的戶籍地址,「我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是這裡的人。」
「這誰?」
「我伙計啊。」
「照片和本人不太像……」
「這影本我印的,正本我看過,我也覺得不太像,她說是學生時照的照片……」
「有這可能。」
老李已收起疑惑,但陳吉祥還在思忖。
「不會是假的吧?」
「很多人的證件照和本人很不像,這沒什麼稀奇的……嘿嘿,你啊……」老李突發出的笑聲曖昧得意有所指。「想討老婆啊,查她底細啊!」
「沒啦!你小聲點!」陳吉祥不時望向店裡。「你記得我以前請過一個伙計叫李路的嗎?」
「那個長得很像你弟弟那個?」
「是啊,他偷我的錢啊!又請個新伙計,我還是提防點好……」
「少來了!你瞧她的眼神我可是看在眼裡呢……」老李愈笑愈起勁。
「就拜託你啦!」
陳吉祥也不解釋了。就讓老李這麼誤會吧。
回店裡,張小娟已洗完碗盤,面對他展露出笑容。「老闆,要打烊了嗎?」
「好。」陳吉祥刻意不看向她。「這裡妳先收拾,我去廚房裡。」
他走進廚房,但並沒有著手弄些什麼。他靠在門上。
「到底什麼地方漏餡了?怎麼引來她的?」他嘴裡碎碎唸著。
他想懷疑她,但該懷疑些什麼?
向前兩步,他站在燒鴨爐前。伸出手,他撫著爐的鐵皮。「快了,就快結束了,我要撐過去……」
他的手指使力,雖改變不了燒鴨爐那鐵製的姿態,他的神情,堅硬了起來。除了嘴角,斜勾起的角度,詭異地流竄一股笑意。
他打開冰櫃右下方的門,眼前一瓶還有半瓶的飲料。他和張小娟晚餐時都會喝點飲料,這飲料是張小娟買的。
他拿出飲料,將半瓶的茶水倒進大水槽裡。褐色的茶汁從排水孔盤旋流逝。
空瓶丟進垃圾桶,因彈性彈到地上,滾過一灘污漬。
他彎腰拾起,再一次將空瓶子丟入垃圾桶。
來刷地好了……污漬很礙眼,他在大水槽的水龍頭上接了長水管,水一開,水管一端嘩啦嘩啦流出水,跟著長柄刷子刷洗暗紅色鋪磚地板。

今晚他不喝我買的飲料,說在廚房工作時口渴喝完了,晚餐前自己去買了一瓶……看是真懷疑到我頭上來了。他多疑又小心,很難防範,得快結束這事。但……呵呵,他還是吃下安眠藥了!安眠藥是先放在杯子裡才倒進飲料的,喝誰買的飲料都一樣!今夜總算偷進了廚房!萬能鑰匙歸萬能鑰匙,還是得具備使用的技術!像那燒鴨爐,我就是打不開上頭的蓋!唉!能找的地方都找過了,冰箱裡不過就是冰凍起來的肉和骨頭,雖然凍起來一塊塊地看不出是什麼肉,角落那堆雜物裡能說可疑的也不過幾把生鏽的剁肉刀,就這些了。都翻了,還是一無所獲。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燒鴨‧斷指‧手足情》005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