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006

 

「我住的旅館在這條街上,我常來這兒喝咖啡。」蘇力微笑以對,「妳呢?」

「今天我休假,回我家裡看看媽媽。回程順路到這兒,想喝點東西。」

蘇力點點頭,拿起杯子啜著已放酸了的咖啡。

每次見面不是在林家便是在啤酒屋,他們沒在其他地方遇到過對方。兩人算是熟,但此刻卻缺少話題。

方雨潔看著他。蘇力是個健談的人,她察覺到今日的他不太一樣。

「怎麼了,有心事嗎?」她問。

有的,但他不知該不該說出來。

方雨潔比林燕妮小幾歲,但性格的成熟度不比林燕妮低。從小的生活環境和際遇讓她早熟,這個年輕女孩相當懂得人情世故。

「是不是和燕妮吵嘴?告訴我,我可以替你作和事佬。別看燕妮活活潑潑的,其實她很多事都放在心上不會說出來。」

望著她流露慧黠的雙眼,他打算說了。

服務生送來方雨潔的飲料,蘇力琢磨著怎麼開頭。

「妳認識燕妮的前男友嗎?」問起女友的前男友或許會讓人覺得小家子氣,但總比說出連自己都不知道有沒有的殺人事件正常多了。蘇力這麼想。

「熊熊啊,嗯,認識啊,他叫作熊俊滔,我們管他叫熊熊,他以前也在啤酒屋工作。」

熊熊......沒錯,真有這個人。蘇力再問:「他人呢?」

離開吸管的嘴唇垂下,擺出困惑的弧度。「熊熊他......失蹤了。」

「失蹤?」蘇力的心怦怦地加快速度。「多久的事?」

「一年了吧。」

「妳知道怎麼回事嗎?」

抿起的嘴、皺起的眉、落在遠處的目光......她陷入回想。

當她的眼光再轉向蘇力時,她開口:「為什麼問這個?」

蘇力急切想知道事情的始末,她看得出來,但她猜不出他為何須要知道。

兩天前林燕妮那句「我殺過人」的話語從未自蘇力腦海中消逝。「只是好奇。」他給她這樣的回覆。

莞爾一笑,她放棄追問他不願說出口的理由。「一年前的事了,我記得那天和今天一樣是個大熱天。晚上下起雨來,啤酒屋的生意不怎麼好,燕妮輪值廚房,一直待在裡面,熊熊和我一樣負責外場服務。他心情不太好的樣子,一整晚都板著臉。熊熊平時是個很風趣的人,但發起脾氣來很嚇人,我不知道他為何不高興,但我不敢多問。過了凌晨三點,我看見熊熊往廚房去......那時間廚師已下班,廚房裡只會有輪值的服務生在做打掃清潔工作,我想熊熊是去找燕妮說話吧。收拾完一桌結帳的客人,我要將髒碗碟送進廚房......一推開廚房門我看見......地上有一灘血,燕妮蹲著滿手、滿身的血......」

「血......怎麼了?」像聽故事般,蘇力的情緒隨情節起伏跌盪。

「她右手拿著西瓜刀,她的左手腕上冒著血,我的直接聯想是她割腕自殺!我嚇得顧不了手裡的碗碟摔落地上,趕緊扶她起來察看她的傷勢。接著我問她發生什麼事,她哭著說熊熊一進來就罵她甚至要打她。那時,熊熊並不在廚房裡,廚房裡只有燕妮、松文還有我在。」

蘇力接送過林燕妮上下班,他曉得林燕妮上班時一向帶著林松文。啤酒屋的老闆允許她這麼做,但林松文只能待在廚房裡,不可以到外場去。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熊熊》005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