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007

 

「燕妮跟我說,熊熊生氣跑掉了。廚房的後門通到啤酒屋後面的一塊空地,給我們員工停車用的。熊熊真要離開啤酒屋不用走出廚房及大門,直接從後門就可以離開,我不覺得燕妮說的話有問題,所以我也沒多想。燕妮一直在哭,手上的血也一直在流,我要帶她上醫院,她卻不肯。我去員工休息室拿救護箱簡單先替她包紮後我說先送她回家,但她說不想耽誤我的時間......那天我和我媽媽說過我下班後會直接回家去,我也和燕妮提過這事。她說她可以自己回去,要我跟老闆說一聲就好。過了下時間我再進廚房時,燕妮和松文已經不在裡面,我想應該沒什麼事,便開車回我家去了。」

聽著,蘇力臉色愈加沈重。

方雨潔繼續說:「現在想起這件事,我還覺得心裡會發毛。那血腥的畫面實在太......當時松文在一旁和燕妮一樣一直在哭,他的身上也有些血,他一向帶在身邊的小熊玩偶也沾到血。他想弄掉那些血,直用手擦拭,邊喊著熊熊、熊熊......他一定嚇壞了。」

「熊熊......松文說的是熊俊滔?」

方雨潔不確定地搖著頭,「當時我沒想到這個問題,因為松文手裡拿著小熊玩偶,我直覺他那熊熊是對那小熊的稱呼。但松文也喊熊俊滔為熊熊......」

四目相接,他們都看出彼此心裡都藏著某種念頭。

「後來呢?」蘇力問。

「熊熊再也沒來上班,我本以為熊熊只是因為和燕妮鬧翻而避不見面。大概兩個月後幾個警察來啤酒屋,老闆和所有員工都接受警察的偵訊。」

「熊俊滔的家人找不著人,報案了。」

「嗯。」方雨潔點頭,「熊熊這人挺情緒化的,他曾有過突然消失、誰也不聯絡的紀錄,雖然一段時間沒見到他,沒有人認為他遭遇到不幸的事。熊熊和家人處得不是很好,他不住在家裡,也很少回去。要不是因為他家裡有事非得要他親自出面處理,要不然他的家人也不會找尋他。再一個月後,燕妮上熊家還車,他們說熊熊依然沒有音訊。就在那個下大雨的夜晚,熊熊他......不見了。」

沈默,在兩人視線間徘徊片刻。

「你覺得怪,是嗎?」方雨潔道。

蘇力點頭。

「廚房裡刀子一定很多,割腕拿把長得不好使用的西瓜刀未免......」

「太不方便、太多餘。」方雨潔提了話頭,蘇力接著。「妳早覺得有古怪,問過她嗎?」

方雨潔搖頭。

蘇力再問:「廚房裡有沒有地方可以藏下......一個人人?」

「你這麼問......」方雨潔思忖了一下道:「說有當然有,幾個冰櫃都是大型的,熊熊的身材並不特別高大,要把他藏在冰櫃裡不會很難。但冰櫃裡多少都置放了東西,一時半刻要清理出一個空間也挺麻煩的。......你想到什麼?」

蘇力將又冷又酸的咖啡一飲而盡。「妳是燕妮的好友又和她住在一起,我就告訴妳......燕妮跟我說,她殺了熊俊滔。」

「什麼!」方雨潔感受到的詫異不亞於蘇力初聞此事的當下。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熊熊》006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nkrose
  • 這一篇比較好看說~~
    你去過我無名了喔
    我都想關閉了說~~~
  • 素喔
    沒關係
    你關掉如果還要搬去別的地方再跟我講啊~

    苡蔚 於 2008/10/21 10: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