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008

 

「她真的這麼說,我不敢相信,但......熊俊滔這人真的不見了,不是嗎。」

「事情的疑點真的很多,我是察覺到了,但我怎麼可能想到是燕妮殺了熊熊呢......」張著一張大感不可置信的臉孔,方雨潔試圖解構出具有合理性的事實藍圖。「啤酒屋的周圍環境和燕妮家差不多,前後左右都沒有其他建築物,如果燕妮將遭殺害的熊熊直接搬移到車上......當時不是一般員工的上下班時間,沒什麼人會到後面的停車場去,所以她的舉動不太會被人發現。廚房地板上血跡一片,為了掩人耳目,她拿起原先用來砍殺熊熊的兇刀往自己手腕上一割......不論她流了多少血,看到的人不會去猜測地上那灘血不是她的。燕妮有松文可以幫忙,搬運熊熊應該不困難。松文智商低又不太會說話,就算有人問起、就算他想說出他所見,他也做不到。......對了,還有我剛提到的那輛車子。燕妮沒有買車,那是熊熊的車。她和熊熊正式交往後熊熊便搬來和燕妮住同一個房間,隔天我從我家回去燕妮家時看見車子停在門口,我還以為熊熊回來了,但並沒有。我感到奇怪,他從啤酒屋離開時為何沒開自己的車子?現在想來,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可疑處。」

「算了。」蘇力揮揮手,驅走腦海中跟著話語編造出來的畫面。「生有人、死有屍,找到熊俊滔便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燕妮為什麼會跟你說起她殺人的事?」方雨潔問。

「只是......」那一夜的纏綿畫面很快地佔據蘇力的思想。兩天沒有見到林燕妮,但她的美、她的嬌,不是他有能力驅趕的。

 

※挖掘

 

陽光勉強從陰雲裡探頭,昨日一天晴,但連日的梅雨只是稍作休息,過了這中午以後又會是綿綿雨的天氣。

林松文和哈利在後院玩耍。

他們愛玩挖掘遊戲,且他們總在挖掘後院北側圍牆靠東的角落。

一人一狗弄得全身髒兮兮,林松文心愛的小熊毛娃娃躺在一旁,身上也沾了泥土。

「松文!」林燕妮插著腰朝他走去。

他嚇得趕緊站起,胖滾滾的身材因重心不穩搖晃著。

不止身體圓,林松文的臉也是圓圓的,還有著一雙可愛的圓眼。他這身材、這臉形,活像隻熊。人像熊,他也愛熊,從嬰兒時期便擁有的白色毛熊娃娃因歲月流逝外型已轉為老舊泛黃、因摩擦造成破損,但他始終沒有丟棄或更換的念頭,睡著、醒著,到這兒、去那兒,他都帶著他的熊仔寶貝。

「你們兩個!」林燕妮的聲音雖然嬌細,帶著怒意的語氣連哈利也能感受到。牠很識相地站好在林松文身旁,對著林燕妮搖尾巴。

「我不是說過好、幾、百、次!不要在後院挖土嗎!」林燕妮很生氣他們把自己和後院搞得髒亂不堪。

「熊熊、熊熊!」林松文手指向哈利。

「不要把責任推給一隻狗!哈利一直在大門外,不是你開門讓牠進屋子裡好讓牠陪你玩,難道是我嗎!還是哈利已經學會開門啦!」林燕妮覺得氣又想要笑。她這既笨又傻的弟弟竟然懂得推脫卸責。

林松文二十歲了,卻因天生的智能不足讓他的行為舉止像個稚齡的孩子,且他幾乎不會說話,好不容易學習的幾個單字只會疊音發聲,就是無法成句。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熊熊》007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