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010

 

他很誠懇地說著,期盼她也能誠懇以對。

一直看著蘇力,林燕妮的的眼睛感受到酸楚,她轉過身,背對他。

「好,我全都告訴你。那天......大概一年前了吧,我和松文在啤酒屋的廚房裡,一整晚都不太忙,快下班時我和松文正決定待會要不要吃宵夜,熊熊他氣呼呼地跑進來質問我前一天晚上的行蹤。白天他已經問過我一次,我真不知道他在懷疑我什麼,我不想跟他說話,不理他......是他先拿起菜刀在我面前揮來揮去,我順手拿起一旁的西瓜刀,只是想阻擋、自衛,沒想到刀子一揮下,刀鋒經過他的脖子,血就噴了出來......然後他就倒在地上。我真以為他死了,我慌亂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一想到如果我去坐牢,那松文怎麼辦......我不要坐牢!我趕緊要松文幫我把熊熊搬到停在廚房外頭熊熊的車子後行李廂裡。搬運時,熊熊的血仍然在流,但外面下著大雨,沖去流在地上的血,但廚房地板上的血就沒辦法讓雨洗去。我本來要馬上清洗地板,可我聽見有人往廚房這邊走來的腳步聲,情急下我拿那把染血的西瓜刀往自己手腕上一割。......進來的是雨潔,她以為那滿地的血是我流的,我的傷其實不嚴重,我和松文先回來,雨已經停了,但我們沒有回家,我打算將熊熊埋在在山上。車子開到山腳時,松文嚷著肚子痛,我看他憋著很難過,但他不肯一個人回家,也許是看到血腥的場面心裡頭害怕,我只好先帶松文回家裡。沒幾步路,我們走路回去,車子停在原地。松文上完廁所後我回到停車處發現車子的後行李廂是打開的,熊熊不在裡面了。後行李廂裡左邊的飾板被拆了下來......我猜熊熊是拆掉那塊塑膠飾板,拉動從駕駛座旁的後行李廂開關的牽引纜線用這方法打開後行李廂。他的車很老舊,車體很多地方早讓雨鏽蝕,後行李廂會浸水,那塊飾板和車體的連接點也已生鏽破損,只要用點力便可以扯下來。」

一口氣將事情說完,林燕妮轉過身面對蘇力。「所以,熊熊一定還活著。他家人報案以後,我也才知道他從那天之後都沒和任何我所認識、知道的人聯絡。這一年來,我一直覺得被人偷窺,剛開始我想是我自己神經過敏,後來真讓我發現有偷窺者,一度我以為是熊熊,但最後證明窺探的人是喬婆婆,我就沒再多想了,你又何必再讓這件事煩心呢。」

「熊熊,飯飯。」林松文突然跑過來。

「哈利吃過了!」林燕妮記得給過哈利飼料。和蘇力在講事,林松文的突然插花讓她氣惱。

林松文搖頭。「熊熊、熊熊。」他指著院子外的小山。「熊熊,飯飯。」

「不是告訴你不要到山上餵動物嗎!動物吃的東西和我們不一樣!」

「熊熊,飯飯。」林松文依然說著這一句。

「真希望你是裝傻在搪塞我!」林燕妮直搖頭。「好~我去煮飯!」她轉向蘇力。「要在這兒吃午飯嗎?」

「不了。」

她聳聳肩。「隨你。......信不信也隨你。」

她從他身邊經過,進入廚房。

廚房就在蘇力身後,但他不想轉身並走過去向林燕妮說些什麼。他望著累積漫天的烏雲,那和他此刻的心境一個樣。

搖著尾巴的哈利在蘇力腿邊出現。

牠走向院子裡。

圍牆邊的土壤上一個被挖掘的、淺淺的小洞,哈利的爪子緩緩地伸過去......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 dearvivian - 《熊熊》009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