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吞食‧愛》

 

妳拾起妳的腳趾,朝我嫣然一笑。

腳趾上幾條蟲子蠕動著。她們沒有臉,埋頭噬咬已黑去的血漬。

我說:「驅走蟲子吧,她們令人作嘔。」

妳聳聳肩輕道:「那無所謂。」

妳直望妳的右腳,我想,發腫的傷口將要結痂,妳只在乎疤痕必須痊癒得平平整整吧。

「妳要帶走妳的腳趾嗎?」我問。誰都渴望死得一副全屍,不是嗎。

赫然丟下腳趾,妳尖叫怒責我的多管閒事,然後開始撕扯妳的臉皮。

額、頰、眼、鼻、唇依序崩落,新鮮的血液噴濺蟲子白色且柔軟的軀體上。

她們歡愉地笑著。

妳也沒有臉了,和她們一塊在地上曲著身子向我走來。

妳直望妳的右腳,原來是因為妳憎恨我。我終於懂了。

當我毀滅妳之時,的確忘了妳與生俱來的復仇能力。

妳用艷媚的魂魄召喚來無腦的蟲子,不須教育只需哺乳,她們便聽命於妳。就如我那空洞已久的心靈,滋生一點點佔有的慾望便可長成為殺人不眨眼的魔鬼。

她們決定吞食我,模仿我尚未做完的程序。

我不打算反抗,也是模仿、模仿妳嚥氣之前最後一個表情......死了之後我還會記得妳的那個樣子吧,太迷人了!

就是陡然徒生的貪戀之念,我不捨地吐出嚼在口中的妳的腳趾,慶幸未切下妳的其他部分,可我傷感於插在妳胸膛上的那一刀,粗暴得毫無章法......失去理智當下怎控制得了偏激的蠻力。

我疼惜地企圌止住妳右腳掌上該長著小趾頭的地方洶湧流出的血汁。

紅血一直流出、一直流出......一度使我慌了手腳,嚎啕痛哭。現在想來,妳的靈魂就是在那個時候逃走的吧。

除了妳的腳趾,我烹煮妳的身體。因試嚐妳的腳趾後我發覺生食妳並不特別美味。

裝盛妳該用西式的餐盤或者中式的湯碗?還未做出決定之際,妳回來了。

我最不該的,挑用那把從來使不順手的刀子。堅持木質刀柄上的玫瑰因妳而雕刻,這個理由著實愚蠢。

可我仍深信,吞食是超越性愛的最真實的佔有方式!

妳看著她們吃著我,失去眼珠子的眼洞裡汨汨淌出的液體中,一滴淚水也沒有。

我知道,縱使掉了腳趾,妳將逐漸變化為一條蟲子、沒有瞼的蟲子、無腦的蟲子、藉由多管閒事吸飲他人復仇的血水而長成白色且柔軟軀體的蟲子。

懊悔沒有吃下妳的腳趾。

生食不美味又如何?吞食妳的腳趾,至少我還能佔有妳的一個部分。

妳的臉將要結痂,痊癒得再多麼平平整整,我再也看不見。

看著她們吃著我,我腦門發麻,接著再也想不起來我多麼喜歡過的妳的臉。

連妳的臉的記憶都無法佔有,我多麼地悲慘。最後了,我竟然開始妄想妳施捨憐憫予我......一點點就好,讓我吃妳一口,或者,妳吃我一口......

妳的舌頭由嘴洞伸出,舔舐無皮的面頰上的枯血。

妳飢餓了卻沒有一點點食慾。

原來妳不曾憎恨我,我也從沒愛過妳。我終於懂了。

 

end

張苡蔚

0025101908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nkrose
  • 名字落款錯嚕!
  • 阿哩阿都~

    苡蔚 於 2008/11/14 13: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