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大房的心事》001

 

《大房的心事》

 

天氣好,椅子擱往窗邊,她讓太陽晒著。

閨房獨坐,她等待著他。他沒來,她只好從歲月裡找出一些有他的回憶,思念著。

又好一段時間了。

上回他來是什麼時候?她真記不得了。

「我是你的妻、八抬大轎接來的妻呀!你怎麼可以如此待我!」

她向他抗議過,他沒多說什麼,因二房正站他身後,指頭直扯他的衣角。

二房那些個小動作,身為大房的她當然得全收進眼裡。

那個狐狸精......她得這麼稱呼著,免得家裡頭那些下人與他一般負了心還忘了她才是那大宅子裡具備實際名份的唯一女主人。

那大宅子......真是那了,她已被他巧立名目趕出那裡了。

他要她住到山上以往只用來渡暑的別墅,就是這兒。前庭後院兩廳八間房,他只差了二名女僕和一個廚子予她使喚。

真狠真絕情啊,想著他往日待她的體貼柔情,她百思不解他怎能變成現在的樣。

她老了?醜了?

歲月不就是催人老的醜的嗎,誰躲得過呀。怎麼說,她曾為他生兒養兒操持家務也從沒嫌他老把工作擺第一。如今他錢財多得發閒了,也該是夫妻倆可以愜意過日的時候,鎮日伴他遊山玩水的卻是另一個女人。

「這女孩是我舖子的人,做事勤快又俐落,是我的好幫手。好幾年前她早跟了我,妻的名份早先給了妳,可我也得照顧她一生一世呀。」

這天他才向她說,隔天那女人便住進大宅子,沒半個月,宴客也辦妥了,下人們開始二太太、二太太地喊著。

曾懷疑他外頭捻花惹草不止一回,但他總以做生意難免沾染聲色的理由軟言軟語撫慰她,也沒什麼事發生過,她便不再計較。

這回,竟光明正大納了二房。

她氣,氣得尋死尋活。開始幾日,他還給幾句花言巧語,後來他裝作沒看見。

一雙兒子早遠赴他鄉求功名去了,娘家本來就人口單薄,母親歸天後,她沒個親戚可任她投奔訴苦了。

他是拿準這時機欺侮她吧,不由得往這死裡鑽。

不,是那狐狸精媚功厲害!

是這樣!是這樣!他不會是那樣的負心漢子,否刞當年她怎麼能選上他,不就是看他老實得可靠,他依然是個老實人,否刞生意怎麼越做越大......

思著想著,無依無靠的源頭得怪上那狐狸精就是了。

該死的!

她只有他了,那狐狸精奪去他不就是要她死嘛!

她要那狐狸精死先!

 

待續......

張苡蔚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