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惡人的婚姻》002

 

※離婚

 

嫁都嫁了,他對她也很不錯,溫柔體貼之外,她要什麼,他從沒說個不字。名牌包、訂製服,她看上眼,花得起錢,他便買,沒那預算,他也搶給她。本身就是幹殺人越貨這種買賣,他為了她,更可以不眨一個眼。

他寵她,她也就嬌蠻任性起來,鎮日只關心自己的裝扮是否光鮮亮麗,餘的,看她的心情如何再說。

她漸漸地也習慣了會在客廳地板上出現的死人啊、屍塊的。偶爾心血來潮或閒得發慌,她還會幫著他清理那些個血跡、嘔吐物等。

她這舉動卻讓他有了感觸,他想改過向善。

「我想做個好人,不再幹那些惡事勾當了。」靜思幾天後他向她說。

「真的?」她很訝異。

他懇切地點著頭。「是。」

她輕輕笑起之後狂妄大笑。「你瘋了嗎?」

剛一個肚子被劃破的死人外露的腸子弄得地板不但血淋淋還黏呼呼的,她那剛做過水晶指甲的手指拎起試圖替他裝入玻璃瓶子好收藏,腸子卻越拖越長條,她手足無措的表情讓他心疼不已。而此刻,她那意味瞧不起的眼光,讓他無所適從。

「除了燒殺擄掠,你還會做什麼啊!你怎麼養活我啊!拿什麼給我添衣服、包包啊!」她冷冷地說。

他愕然。

「我要跟你離婚!」

她的話讓他心口上好似讓刀插入那般地疼痛。

怎麼會這樣?她的樣子如還未娶她那時一樣端端正正的呀。

目光穿越她的瞳子,他看進她的內心。

她的心,也依然完完整整的呀。

他不明白,他沒把她看錯啊。

她說走便馬上要走。

他看著她收拾東西。

包裹心愛的衣物,她仔細得很,一件一個,折好、套好、放進皮箱裡。

一雙鱷魚皮製的繫帶高跟鞋在收進鞋盒前她審視好久。那鞋,上個月他買的,她第一次穿著時不小心沾上了死人的血液,她很不高興地唸了他兩句。他將那鞋擦淨花上三個小時,她更用了二十分鐘察看鞋面是否真沒痕跡了。

他突然懂得了什麼卻也不懂了什麼。

拿把刀,他割開自己的胸膛。

心捧在手上,依然跳動著。

他的心和她的沒兩樣。

隨著掏出的心臟,血液弄髒了地板。

他閉上眼之前,皺了下眉頭,也讓一滴淚水懸掛眼角邊。

 

張苡蔚

1344112008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惡人的婚姻》001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nkrose
  • 你很久沒出現餒
    還好嗎
    新年快樂
  • 新年快樂呀~
    啊啊啊啊啊....最近有點忙...還感冒了說...嗚嗚嗚....

    苡蔚 於 2009/01/22 15: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