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027

 

岳子聰:「林家周遭沒有住戶裝設監視器,住戶也很少,我的手下在林家附近打探時遇上喬婆婆,她說她曾看見陌生人在林家附近晃蕩。我剛到達林家時,蘇先生你也提過有可疑人物,雖然我們沒找捯,但喬婆婆或許目擊過兇手......」

「他!」喬婆婆指向孫立朋。

孫立朋幾乎是跳起的。「老人家啊,妳不要老眼昏花啊!」他轉向岳子聰,「警官啊,這老太婆七老八十,你信得過她的老眼睛嗎!」

岳子聰笑了笑,「喬婆婆沒錯啊,你自己不也承認今天到過林家。」

「你們不要老說我是老人家!我眼睛好得很,還可以繡花呢!我耳朵也好得很!老是說我偷窺!老人家我走路慢,經過你們家門而已,你們就說我偷窺!什麼道理啊!」喬婆婆聲如洪鐘。「今天有這男人,平常還有個女人!」

「您可以做畫像嗎?」

「你給我看到人,我就知道了!」

岳子聰讓警員送喬婆婆走。

現場一片沈默,岳子聰看向孫立朋。

喬婆婆的指認也不過證明孫立朋曾到過林家。平常還有一個女人......應該是葉瑩,她自己說過常去林家偷窺,這也不過證明她的說詞是真的。

岳子聰感到頭痛,他們都事先向他坦承,這讓喬婆婆的指認更加證明──他們是老實的。但......

岳子聰再將僅有的線索拼湊起來。林家沒有財務損失,林燕妮之死不是財殺。殺害林燕妮的兇刀是林家廚房裡的東西,在上面沒採到任何指紋,大門鎖也是如此。這兩樣東西平時不可能沒人觸碰,至少該有住在那裡的人的指紋,一個都沒有,表示有人擦拭過,就是兇手。這也表示,指紋一旦被採到,兇手必現形!所以,兇手百分之九十是林燕妮熟識的或警方可以馬上聯想到的人物。林燕妮雖被脫去衣物但據初步鑑識,下體沒有發現性交過的跡象,應還未受到姓侵害。這推翻了岳子聰先前認定兇手是男人的推測。兇手是女人偽裝成意圖強姦的狀態也不無這個可能。

林松文閉上眼又即將睡去的臉孔吸引岳子聰的目光......方雨潔也提過今天睡得晚......當時,只有那條狗哈利和林燕妮是清醒的......和那被挖掘的洞有關連嗎?

越想越雜,疲憊的腦神經已衰弱得無法順利思考。

岳子聰正視著四人,「你們都先回去吧,但不可以離開本地,必須隨傳隨到,別想耍什麼花樣!」

岳子聰轉動脖子,舒緩筋骨,腦海中列出幾個名字──轄區內有前科或素行不良的人口。他不會放過任何可能!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26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