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029

 

「怎麼了!」

面對房裡,方雨潔發出令人驚懼的尖叫,但蘇力並沒有察覺到異狀。

她的手伸出,手指緩緩指向窗。

窗子開著,不止第一層的玻璃窗,連第二層的紗窗也是開著的。燈火打亮後可以清楚地看見窗外的鐵窗。鐵窗的一條杆上掛著一樣東西。

是一條項鍊。

「是熊俊滔!熊俊滔!」方雨潔失魂地大叫。

「哥哥。」林松文從房間出來,方雨潔的叫聲驚動了他。

「沒事、沒事。」蘇力攬著他。

一臉迷惑的林松文緊抱著小熊毛娃娃。他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但他感受得到瀰漫滿室的詭異。

 

※鬼魂

 

已經天亮了。夜半開始下的雨減弱些,但仍持續下著。這讓人愁,也讓人憂。

「鐵窗和周圍牆面都沒有採到指紋,這條項鍊上更沒有。」岳子聰手拿一個證物袋晃在蘇力和方雨潔面前。

透明的塑膠袋裡是在方雨潔房間窗外的鐵窗上發現的那條項鍊。「房屋的出入口各門窗皆無被破壞的跡象,後院圍牆也沒有被攀爬過的跡象。據我的研判,那人可以在方小姐的窗前掛上這條項鍊只有一個辦法......藉由那輛停在門口的車子......那輛車就停在二樓那扇窗子下,這棟老房子的樓層蓋得較低矮,約兩米半,樓地板的厚度差不多二十公分,那輛車子是休旅車款,車身較高,應該有一米七,一個普通身高的成人站在車頂上可以很輕鬆地在二樓的鐵窗欄杆掛上這條項鍊。雖然車子的引擎蓋上和車頂上沒有發現被踩踏的痕跡,例如鞋底的泥土,但就算有,應該也讓雨沖掉了。我本來想,如果真有人踩在車頂上可能會讓車頂的板金凹陷,但如果踩踏在樑柱處,也可以不讓車頂產生凹陷的跡象。」

岳子聰的推斷很合理,蘇力點著頭。

「窗戶我明明鎖上了,從外面怎麼打得開!......不是那樣,他......一定進來過!」方雨潔的情緒和她的淚水一樣,很不穩定且很強烈。

「雨潔,妳別胡思亂想,妳太累了,窗子應該沒鎖好才是。」蘇力拍著她的肩膀。

「不是!不是!就算我沒關好玻璃窗,紗窗我怎麼可能開著呢!是他打開的!他想進來!也要殺掉我!」她歇斯底里的情緒幾近崩潰的邊緣。

「妳說的他,是......」岳子聰緊盯方雨潔。

掩著雙眼,她的嘴唇發著抖。「熊......俊......滔......」

「他真的還活著?妳知道什麼?」

「不。」方雨潔深吸一口氣,「他死了,是他......的鬼魂......」

方雨潔幽幽然說出,岳子聰淡淡一笑。「鬼魂......」

戴上手套,岳子聰將項鍊從袋子裡拿出來。

項鍊吊著的銀白色鑰匙形狀的墜子搖晃著。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28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