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042

 

※栽贓

 

從林家回到警局,岳子聰找葉瑩到他辦公室。

「老實說,人是不是妳殺的。」他開門見山,直接問了。

「我沒有殺人。」她很平靜地回話。

「熊俊滔欠妳不少錢,他離開妳後有沒還過妳錢?」

「沒有。」

「妳有理由恨他,我可以幫妳向檢察官、法官求情,讓妳的刑責輕判些。」

她直視岳子聰,一字、一字地說:「我沒有殺人。我沒有殺熊俊滔、也沒有殺林燕妮。」

她的話,他聽得很清楚。但案子的證據也擺明得很清楚。

「妳上林家那麼多趟,真的只是偷窺,什麼事都沒做過?」

「我曾經想要殺掉林燕妮,在我發現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當下。當時我不知道熊俊滔已死,我一直以為林燕妮藏起他不讓我看見他。林燕妮從我身邊搶走熊俊滔,她卻還有別的男人,我真的很生氣。當我下定決心要殺掉林燕妮時,我看見松文。松文是個乖孩子,他只有姊姊,沒了姊姊,他該怎麼生活下去......因為他,我打消殺掉林燕妮的念頭。林燕妮都會帶松文一起上班讓他待在廚房裡。我常輪值廚房,久了就和松文產生了友誼。他雖然傻,但他是個很好心、很貼心的孩子。他看得出來我有心事,他會安慰我、鼓勵我,我不想害他傷心難過。」

岳子聰拿出一個證物袋放在桌上。

裡面兩枚戒指立即讓葉瑩淚流滿面。「哪裡找到的?」

「林松文的小熊裡。」

「我的戒指在我和熊俊滔分手前就不見了,我找了好幾天都找不到......熊俊滔拿這件事指責我根本不珍惜和他的感情,他不知道我早就聽聞他和林燕妮走得很近......」

「妳昨晚去林家,還哄林松文睡覺,是不是順手將這兩枚記指塞入他的小熊裡?」

「我沒有!」

「這兩枚戒指和一條項鍊原本讓林燕妮埋藏在自家後院,她被殺害時這些東西同時不見了,卻又陸續出現在林家......那條項鍊利用在對方雨潔的警告,這兩枚戒指栽贓的意味濃厚,妳這招很高明,不但把可以視為證據的這兩件東西脫手,上面沒有採到指紋,我無法證明妳持有過而無法將妳定罪,且妳成功又嚇壞方雨潔一次。林燕妮已死,妳為什麼還要做這麼多手腳,因為妳認為方雨潔是林燕妮殺害熊俊滔的幫兄,抑或她沒有老實說出事實,讓妳等了這麼久,妳也懷恨她。妳說妳因為林松文而沒殺林燕妮,妳的行為卻有可能讓林松文成為嫌疑犯。」

「不是我!我沒有!」她聽得出來,岳子聰已將她視為嫌疑犯,她強力反駁。「你不是派人去我家搜過了嗎,沒有那兩枚戒指吧!有的話後面這件事也不會發生了。」

岳子聰冷冷一笑,「當然沒有,我後悔沒當場搜妳的身。戒指是小東西,很好藏,況且妳偵訊完便到林家去,戒指應該一直在妳身上,不是嗎?」

「我沒有!我沒有!」

「妳先別緊張,剛不是說過,我還無法將妳定罪。」

她已無力再反駁,只能用淚水代替對於岳子聰來說是多餘的辯解。

他看著她的眼。那雙眼的分明黑白,清澈的淚水是遮掩不住的。

「我們換個話題。妳和孫立朋之間似乎......」岳子聰話還沒說完全,葉瑩不住地顫抖起來。

「妳很怕他?」岳子聰放低語調。「為什麼?」

她沒有立刻回答,不停眨動的雙眼卻直接說明了她一部份的恐懼心情。

一段過去比如今她的淚水更洶湧地湧上她的心頭......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1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