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049

 

「你果然是個執著到固執的男人啊。」她將襯衫領口翻開些,鎖頭狀的墜子安靜垂在鎖骨之間。「我就知道,做得越多,被發現的機會也越大。」

「我早該想到,每次的事件妳都在場,燕妮被殺死、鐵窗出現熊俊滔的項鍊、從松文的小熊裡找到戒指。還有,熊俊滔的屍體妳說妳見過、埋藏後院的洞也是妳親眼看見燕妮挖掘......」蘇力推敲著一切合理和不合理,「妳製造許多兇手是外來的跡象,讓我甚至是警察都認為兇手不可能是待在屋子裡的妳。」

「這些動作,我可是做得辛苦呢。」她得意一笑,「沒錯,我一直都是醒著的,你和燕妮上山後,我到後院去挖出那一條項鍊和兩枚戒指,打算殺掉燕妮後在現場留下葉瑩的戒指,栽贓給她。我以為松文會乖乖地待在房間裡,沒想到他下樓來還把哈利帶進屋子裡。他們到後院直騷擾我,我沒辦法,只好先擱下工作讓松文吃下安眠藥呀。安眠藥是在燕妮的梳妝台拿的,就算警察發現,我可以說是松文那個白痴自己亂吃的。」

「妳殺了哈利,也是怕妨礙妳做事?」

「當然,就算牠不妨礙我,我也得殺掉牠,這樣才能強調兇手是外人。但事後我有些後悔,殺掉哈利卻讓孫立朋的嫌疑減低了。」她說得不像在說自己的事那般輕鬆自若,「早知不要改變計畫,一切都推給葉瑩才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沒想到孫立朋會在我要動手之際出現。他的出現也讓我改變計畫,既然孫立朋送上門,他就得代替葉瑩成為殺害燕妮的兇手,葉瑩的戒指我便收起來。燕妮和孫立朋設計你的事是真的,我親耳聽見的,她並不是真心愛你,真是為了錢才和你在一起,她是個騙子!」

蘇力沒有任何反應,方雨潔繼續說:「孫立朋走後燕妮上樓想要找我,因為孫立朋跟她說他看見我和你私會。我想,他是在前一天我去找他時跟蹤我到西餐廳去,所以他才會出現在林家,他想用從我們在西餐廳的談話勒索燕妮。燕妮上樓當然找不到我,我先前就已做好準備,將我浴室的蓮蓬頭打開讓水流著,製造我正在洗澡的假象,我引她下樓來到廚房去,將她殺死、做好善後,我上樓去真洗個澡再下來打電話給你......」

蘇力想到當時他趕到林家所見的情況,「妳手上和袖子上的血不是妳想搶救燕妮造成的,妳......」

「不。」她向前一步,「我殺她時並不是穿著你後來看見的那一件衣服。用菜刀砍她,她的血噴得我的衣服上都是。洗過澡、換過衣服後我本來不想再碰她,但我和她表面上親如姊妹,我不表現出姊妹情深怎麼行呢。你看不出來,但警察一定可以分辨......她的血是用噴的,不只手上,我身上、臉上滿滿都讓她的血給噴濺......那件血衣也沒有什麼好藏的,我一直穿在身上啊。那件衣服一時半刻是清洗不乾淨的,我用吹風機稍微將衣服吹乾穿回身上,外頭再套上那件深紅色的襯衫,沒有人看得出來,我裡頭的衣服上斑斑血跡......不就是這一件嗎......」她解開兩顆扣子,露出無袖細肩帶背心的低胸領口,衣料上有些看似深紅近黑的漬痕。「血衣不用藏,項鍊和戒指也不用藏,我都放在身上,警察搜遍我的房間也沒用,他們什麼也找不著。」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8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