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050

 

蘇力既憤且驚。面前這個說著自己犯罪經過的女孩已然不是他所認識的方雨潔。「如此煞費苦心,妳就為了殺掉燕妮!她對妳做了什麼,妳非要殺死她!」

「還不都是你!」她強勢的眼光射向蘇力。「你何苦追查熊俊滔失蹤的事!關你什麼事啊!這一年來根本沒有人在意熊俊滔的死活,你連他是誰、長得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查呢!」

「熊俊滔也是妳殺的,燕妮並沒有殺人,她沒有騙我。」不信她,他後悔了。

憶及往事,方雨潔的眼光顫抖起來。深埋的悲傷被挖掘出來以後,只是更加深心傷的程度。「我喜歡熊熊,我向他表白,他沒有像你那樣無情地拒絕我,他接受了我,但他沒有如我預期地甩掉葉瑩,竟然還跟林燕妮搞在一塊!他傷了我的心!他該死!」

「在啤酒屋廚房的事是真的,燕妮開車到山腳後帶松文回家上廁所,一路跟蹤他們的妳帶走未死的熊俊滔到山上去,妳拿石頭砸他的頭,他死在妳的手上!」

對於蘇力的推測,方雨潔不置可否。

「當他們回家後,我下車察看熊熊的車子,後行李廂突然彈開......是他自己打開的,我嚇了很大一跳。他既然還活著,我就帶他走。但在路上意識模糊的他一直喊著燕妮的名字,這讓我很受不了,他的傷口漸漸地不再流血,他也越來越清醒,到達山上時,他能清楚說話了......他竟然要我帶他去找燕妮,我氣到得感到昏厥,當我恢復時,發現他的臉上血肉模糊,我的手中拿著一塊已染上血色的石塊......」

「燕妮曾說過熊俊滔是個有魅力的男人,她知道有人暗中破壞他們的感情,那人是妳......」

她笑了,「她和熊俊滔之間是我從中破壞,她和孫立朋結不成婚也是我造成的。當然,葉瑩和熊俊滔之間也是我在作梗,否則,我怎麼會有葉瑩的戒指呢。當我決定要殺掉燕妮時,我就決定要嫁禍給葉瑩,雖然後來的進展和我事先規劃得不太一樣......那個溫吞的岳警官竟然沒立即逮捕孫立朋,他連我也懷疑進去,我只好再把葉瑩拖下水。燕妮一直認為偷窺家裡的人是喬婆婆,她跟我說時我便不這麼想,暗中注意著,我早知道葉瑩常來窺視。她的行為會讓她成為殺害燕妮的最佳佐證。」

「一直沒有人懷疑妳殺害熊俊滔,妳根本不不用再殺人,尤其是燕妮,妳真的狠得下心......」他的眼神極度地憂愁,他不願相信方雨潔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罪犯。

「「如果只有熊熊的事,該死的不是燕妮,是松文。熊熊的項鍊和戒指我本想留作紀念,但那是他和別的女人的紀念品,我無法忍受,便把東西埋在後院。埋在那裡的原因......松文和哈利常常在那兒挖啊挖的,如果由他們挖出來,燕妮會嚇壞吧......呵呵。」笑意一閃而逝,她皺皺眉,「松文那個白痴實在令我很困擾......你知道他為什麼會叫山上那個流浪漢熊熊嗎,我以為那山上沒人會去,當我在埋屍時,松文和哈利突然出現,還好我的工作已接近完成。他熊熊、熊熊地亂叫,我以為他要找熊俊滔,我得想辦法弄走他,我帶著他往下山的路走,竟然又讓我遇到一個人,就是那個流浪漢。將計就計,我便向松文說他是熊熊,松文同意我的說法,要和那流浪漢一起玩,這讓我鬆了一口氣......我常常想,萬一哪一天,松文會說話了,或他的白痴病突然好了,那我不就完了......本來我連他也要殺掉,但一個屋子裡死了兩個人,唯一活著的我的嫌疑就會很大。」

「妳瘋了!殺人殺瘋了!」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熊熊》049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