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髮禁》004

 

過了那麼久了,看電視或報紙也沒再看過相關的新聞報導,打過電話詢問比較處得來的同事,學校依學生大多數的民意廢除髮禁之後已風平浪靜,也沒人再談起那個自殺學生的事。

邊將頭髮盤起,戴上棒球帽、墨鏡,還邊想著要添購物品的清單......她要先想好,因買東西得動作快,真遇上記者,她也不能沒買到東西,否則她沒被氣死也被餓死。

打開門,一個女人端端站在她門口使她受到極大的驚嚇,砰一個又把門關上。

她居住的這大樓一向管理森嚴,記者沒上來過......那女人好像不是記者?

從窺視孔望出,那女人還在。她細瞧了那女人的臉孔,才想起是那學生的母親,學生死後她們見過兩次。

學生的母親對女兒的死沒特別表示什麼,接受了校長和她的道歉和慰問金,喪事辦完後就沒消沒息了。

江素蘭再度打開門,「有什麼事嗎?」

「能進去再說嗎?」

「我正要出門。」

「一下子就好......」

她很堅持,江素蘭只好讓她進來。

女人比上次見到時瘦了點,走起路來輕飄飄的樣子,臉色不太好,沒血色的嘴唇白蒼蒼。

「有什麼事......」江素蘭見她進來不言不語,催著她說明來意。

「我每天都夢見我女兒......」

「然後呢?」江素蘭沒認為自己有錯,在校長及社會觀感的逼迫下,她曾向這女人致歉,她沒想要再一次對這件事說出對不起這類的話。

「妳沒看見她死得樣子......她割腕自殺,用一把美工刀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刀又一刀地劃著......每一刀都很深,劃到骨頭,她更使力,切開骨頭......她的手掌和手臂就要分開了......妳知道嗎,那很痛很痛......她全身的血幾乎都流出來了,搞得她的床單都是血......我明明記得她的床鋪鋪的是白色床單,什麼時候她自己換成紅色的嗎......她的身體一點血色都沒有......好像蠟製的假人......那個景象好奇異,我一度以為我沒睡醒還在作夢......」

「妳的意思是......」江素蘭不想揣測,但心裡是想著──這女人是來要錢的!

當初給的慰問金不少,且大多是江素蘭出的,當花錢消災。給錢後,這女人沒再出聲,現在出現,想必又缺錢了......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髮禁》003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ll1226tw
  • ELI 小柔最新文章 枋山 洋蔥芒果節

    經過這裡逛逛~ 順便留個言吧!!!

    一年一度的 芒果季又到了!!!

    記得 吃芒果要準備圍兜兜唷!!! 果汁滴到衣服是很難洗的~

    喜歡吃芒果嗎? 那一定要來看我的最新文章 枋山 洋蔥芒果節

    這個夏季 一定要去一碗芒果冰才行 !! 那是人生一大享受阿!!!
  • 謝謝囉

    苡蔚 於 2009/05/26 13: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