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冤》004

 

※記憶

 

由於葉莎的協助,幾天下來,江杰的記憶恢復不少,但不包括被冰存的一百年。

江杰不瞭解甦醒前一刻經歷的夢境是冰存當下遺留的殘念抑或在冰存期間所發的夢。

葉莎很在意這問題的答案。她希望他能記得再多些,好讓人體冰存技術再進步些。

葉莎在江杰眼裡始終迷人,她舉手投足煞為優雅,講起話來輕聲細語帶點嬌嗲。她一貫穿著合身剪裁的套裝,尤偏愛紅色系,更包裹不住那令人遐想緋豔的性感身材。

他心裡頭有兩股平分秋色的信念在交戰,一是她騙他,二是她沒騙他。

他在她對著他的眉眼之間看見一種意味愛慕的姿態,她對他是有感覺的,他相當明白。可他大她一百二十幾歲呀,他怎能對她懷有非分之想!假如她騙他,他可以保有追求她的權力。依他的道德觀,一對男女相差二十幾歲還在合理範圍之內。可如果她真騙了他冰存百年之事,她的其餘說詞也將全是虛構,他會恨死她。

葉莎有沒騙他是其次,無論他是否被冰凍過,他的沈冤亟待雪清,他期盼她明瞭他的心情,快快幫他解決。

以這年紀還看上葉莎,他不認為自己風流。當初一直給人敦厚踏實印象的他犯下殺妻罪時讓許多認識他的人不敢置信,如今雖情勢詭異,但他還活著,事了之後他要一個嶄新的人生。而葉莎說過,她會幫助他建立新生活。也許他可以邀她一塊到處去看看除了監牢、法院以及這裡的其他地方。這世界,不論有無超越百年,他都不熟悉。

江杰訴說抱怨,葉莎輕柔一笑。「你的記憶問題是解開真相的關鍵。假設你在冰存期間真作了夢,表示你的腦子仍在活動,顯然冰存的程序出現瑕疵。期間,你不該有思想、不該有夢境。冰存不夠即時、不夠低溫,或許就是你喪失部分記憶的原因,雖然我可以誘導你記起某些事,但誘導也有可能造成你想像出並沒有發生過的事。」

「大概懂了。」

他專注地看著她。搭配服裝的酒紅色口紅讓她的薄唇在張合之際顯得清晰。

他喜歡看著她說話的模樣,但此刻他無法同她那樣自若地笑著。

「我懂你的心急,我們現在就開始好了。」

此時,他笑了。她著實懂他。

葉莎出去,再進來時帶來一個男人。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沈冤》003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