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冤》006

 

※事件

 

「老公,你回來啦。」貝淑誼打開家門,親切且甜蜜地朝丈夫發笑。

他甩她一巴掌。

她的眼淚頃刻落下。

她那不解的眼神看在他目中卻是一種嘲笑。

他胡亂地朝她揮拳,一下、一下,無節奏、無章法。

一拳、一拳落在身上、臉上,她的哭喊愈失焦、愈衰弱。

使盡力氣,他跌坐在地。「我昨晚加班時妳跑去哪裡!」

「我......」嘴角淌著血,被打歪的牙齒懸在她嘴裡搖搖欲墜,「我去黃太太家打牌啊......」

「妳還騙我!」憤怒使他又有氣力掄起拳頭,「黃先生說昨晚他家裡根本沒有牌局!」

他再給她幾拳,她被打倒在地,沒再發出任何聲音,從嘴裡冒出的只有汨汨血汁。

他喘著氣,酒精的味道從他滿身的大汗順流而出,再沁入鼻腔。

他想哭,也哭了。

心跳蒸騰充滿在心裡、在體內的羞憤,使他的腦袋昏沈。

他躺在她身邊,手指沾了血、袖口沾了血。翻個身,領帶染了血、襯衫染了血。哭著,眼淚也沾染了血......

他在牢房裡醒來。

「你這個醉鬼!我們在你家門口把你拖來!你好樣的,殺死老婆還記得回家啊!身上都是血,走在路上怎麼沒讓人撞見啊,我看你根本沒醉吧!」警察的口氣裡盡是譏諷。「兇刀藏在哪裡?千萬不要跟我說你醉得什麼都不記得!」

不對!他沒拿刀殺她!而且他打她是在家裡頭!

他的記憶如此,上法庭時,他也如此對法官說。

貝淑誼被發現陳屍在一位男同事家裡,除了被毆打,身中數十刀,流血過多致死。男同事聲稱回家時便看見貝淑誼倒臥客廳。

他認定男同事和妻子有姦情,而男同事不在場證明牢固,不可能是殺人兇手。妻子的曖昧情事反到成為他更強大的殺人動機。

第一次審判結果,他被判處死刑。上訴再上訴,沒人、沒物可以證明他沒殺死他的妻子,各審法官仍舊維持死刑判決。

他終得被送上法場。

吃完二十幾年來最豐盛的晚餐,他的情緒平靜,默默啜飲戒掉二十多年的酒。

「你還有什麼願望?」按照慣例,法警問他。

「我不想死。」

「除了這個。」

「我不該死。」

「你真冤枉?」

「我沒殺死我老婆。」

「我有法子可以讓你再拖一拖。」

「還是得被處死那就算了。」

「是人都會死。」

「這種死法我不甘心。」

「我先出去了。」

法警關上門,留下他一個人在等待死亡的死牢裡面對一張必需他親自簽名的器官捐贈同意書。

他哭泣。

流下的眼淚摻入空氣中漂浮的酒精味道,變為鮮紅色,猶如血液那個樣......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沈冤》005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