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神與劍》001

 

《神與劍》

 

社區的中庭裡如昔日的下午一般,幾個主婦聚集聊著自家或別人家的事,未到學齡的兒童三、、兩個又叫又跑地嬉鬧著,一旁是無所事事的老狗只是趴在地上,牠的主人、管理這社區大門出入的管理員也是無所事事地閒望著這中庭裡的一切,包括離他不到一公尺遠的、不知是誰喝完後丟棄在地上的鋁箔飲料包。

他並沒有意圖要撿起那垃圾,在這裡所有的人都一樣,不會去撿起垃圾,除了老三。

他們都知道老三會隨時注意這個中庭並且收拾每件不該有的東西,如垃圾。

但老三今天不在,明天他也不會在。事實上,老三永遠都不會在了。老三死了,在三天前,在這個中庭裡。

死了一個愛管閒事的老頭罷了,這個中庭理所當然得一如往常。

但,是少了什麼,很小的感覺在每個人的心中。沒人會說出來,只因他們說不出來,那感覺太小了、太微不足道了。

老三和誰都非親非故,他死了,當然沒有人該為他感到悲傷難過。

除了和相識的人之外,誰和誰之間都是疏離的、冷漠的。在一個社區裡或在一個社會裡,這種態度是應當的、正常的。

這個社區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有六十多戶。十棟七層樓的建築呈ㄇ字形排列,共同的出入口圍起欄杆式的鋼製大門,隔絕喧囂的城市大馬路。中央一塊空地,像個大型的三合院,雖然沒花沒草,卻也提供住戶一塊休憩之地。

春末的陽光帶著些許彷彿仲夏的高溫灑落,和建築的影子交疊,地上有光有影。有人有聲,乍然之下,這裡是和諧的。然而,人們間的疏離和冷漠不會因為任何美好的事物而有所減少。

聚集閒聊的主婦們有固定的成員,她們不輕易讓其他人加入,因為她們害怕疏離和冷漠。有新人加入就會有新的話題和焦點,但不會每個成員都能接受,新構成的默契會破壞小圈子的圓滿狀態,她們就不會再是她們這一群,也許會成為兩群或更多。既有的圈子支離破碎,她們便會感到被疏離、被冷漠,所以她們刻守著彼此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默契,就她們而已,談話可以很熱絡、很開心。在這個疏離又冷漠的世界中,至少她們有彼此。

小孩子只和被允許的同伴玩,他們的母親會告訴他們只能和誰玩,或哪個孩子哪方面有問題,不許他們和他接觸,甚至他們被規定不可以和哪個大人說話,不然會遭到拐騙或綁架。兩年前是有個住這社區的一個八歲的小女孩失蹤,至今仍下落不明。但他們還那麼小,什麼都不懂得,卻因此懂得了製造疏離和冷漠。

 

待續......

張苡蔚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