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神與劍》002

 

管理員坐在大門邊的亭子裡。他每天就坐在那裡,就只是坐著。他不是很介意誰沒拿身份證出來登記訪客資料,也不在意忘了撥電話通知住戶有訪客造訪。偶爾有住戶抗議他讓不受歡迎的人進來,也有住戶怒指他不顧在中庭玩耍的孩子,讓他們跑到危險的馬路上。他不管那些人的情緒,他每天就這麼坐著。他甘願做的事不多,或許閒望、或許看看政論節目、或許打個盹。

之於管理員,他養的老狗在態度上算是積極些。牠老是趴著,如牠的主人那般,但偶爾牠會多看陌生人兩眼,那想探究「你是誰」的眼神比起牠身為管理員的主人要強得多了。但牠總是趴著,除了在老三死了的那天。

老三愛管閒事,社區的人都知道,也都厭煩他的多事。

「誰又亂丟垃圾!」每從地上撿起一個空的汽水瓶罐,他便會扯開喉嚨。他的聲音渾厚低沈又有力道,使得音波能在中庭裡迴盪許久、許久。

「就是你家的孩子欺負別人家的孩子!」每見一個小孩弄哭一個小孩,他會提著欺負人的小孩的耳朵上門去找父母理論。

「干你屁事!」、「我家的孩子要你管嗎!」

每每,他被人吼回來。

但他依然故我,做他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老三很老了,又灰又白又稀疏的頭髮看上去最少有六十幾歲,他身體硬朗,健步如飛,眼睛也好,一點小老花而已。實際上老三八十幾歲了。

老三叫什麼名字,似乎沒什麼人知道。「老三、老三!」人人都這樣叫他。老三為何叫作老三,家裡排行第三嗎?但他似乎無親無戚,大部分的時間裡,他總是一個人,社區之外,和他來往的人只有他一個當兵時的兄弟。

老三打過仗的,少年時在金門英勇抗敵的勳章化成幾條難看的疤痕永久烙在他的肩背上。

一回,他南部的老戰友來看他,兩人在中庭的陽光下聊起往事,他的大嗓門任不少人都聽見了他曾徒手幹掉過幾個想摸上岸的老共水鬼。

往事已成往事,他現在也不過是一個沒事幹靠著終身俸過日子的退伍老兵,沒妻沒子,鎮日在社區裡糾察一些他認為是違反道德的小事。很多人看他不順眼,殺他的李成達也是。

跛腳的,李成達總是被這麼稱呼,連老三也這麼喊他,這讓他十分不滿。老三曾替李成達解圍過,但老三和大部分的人一樣喊他跛腳的,李成達心中不是滋味,他是該對他好的,他如此認為。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神與劍》001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