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神與劍》004

 

那是殺死他的凶器,也真像是個墳前十字架,在他吞下臨終前的最後一口氣時,順便也替他哀悼了他的一生。

沒人認真想過老三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是高尚的人?他又囉唆得要命。是低賤的人,他又做過不少好事。總之,這不關誰的事。他死前不關,死後更不會有關。最多,他垂死的樣子令人們感到毛骨悚然。

他那雙睜到極限大的眼睛裡,眼球突爆地彷彿要脫出眼眶般,糾結的血絲粗暴地硬嵌上眼白,像透了恐怖片的拍攝道具。他的嘴張著,似乎想說出話來,但他快要呼吸不到空氣,胸膛急切地鼓動之下只是加快了腹部流血出來的速度。他很想將那東西從腹部拔出來,每將十字的下端抽出一吋,他便痛苦地呻吟一次,在成功之前,他將四肢癱軟下來,血液的速度放慢了。他可能到這一刻才想通,他不應該去拔它。不拔它,至少血都流在肚子裡,就不會弄髒中庭的地磚了,但,他也沒了氣了。

老三就這麼走了,離開這個世界、離開這個社區、離開這個中庭。

因為老三的死,警察盤問社區裡的一些人。人們都只知道老三愛管閒事,只說了他和其他人結怨的事,沒人說到自己對老三是否有怨。

只有李成達,他坦承對老三有所怨懟。但就如此,他沒說他殺了他。

當然警察找上那些當時在場的主婦和管理員,甚至那幾個小孩子。雖然他們當下就在老三的不遠處,但沒人真正看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是一把飛劍......」一個孩子要多說什麼卻讓他的母親給打斷,不許他再說下去。「他見鬼了,要去收驚啊!」母親又驚又怕地拉走孩子。

老三的遺體被移走以後,中庭的地上就只剩人形粉筆圈內外乾枯的血跡,還有一些算是垃圾的東西。警察用來標記現場的粉筆只剩一小頭所以被丟棄,一條粗版橡皮筋因為沒有人知道是誰的、是什麼時候躺在地上的所以也沒人過問,一個先前灌滿可樂、現已空了的小保特瓶子因為老三死了所以沒人將它撿起來。

這下午的中庭難得沒人,老狗漫步著。第一個注意到那條粗版橡皮筋的就是牠。牠走向它,嗅了嗅之後沒有後續動作。至少,比起其他垃圾來說,牠重視過它。對於老三留下的血跡,老狗也予以關切。牠嗅了好長一段時間,然後端坐在一旁。

嗚──牠用天生野性的仰天狼嗥追悼老三。老狗的哀鳴迴盪在中庭,飄然卻也沈重地傳進每一戶人家,如同派發出張張白帖。

老三的房東在天黑後到達,是個中年婦女。她的外表和那群聚集聊天的主婦差不多,但她的話比起她們少得多。

她糾結著眉頭,看得出她心情很不好。老三死於兇殺,雖然她的房子不算是凶宅,之後要出租還是有點難度。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神與劍》003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