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神與劍》008

 

雕刻刀一組有十來把,各個雕頭不同,用途不同,他把它們用粗版橡皮筋捆成一把,免得零零散散。很久沒雕刻了,那一整把雕刻刀他竟然找不著,於是他上老三家去要刀。「糟老頭!你是不是偷走我的雕刻刀!」

老三一向不關門,他在客廳裡的沙發上冷漠地嘲笑著門前的李成達。「我才沒拿你這個跛腳的刀子!不然你自己進來找啊!」

李成達的輪椅過不了老三家門的門檻,他恨恨地返回家中,穿好一整套鐵鞋,拿起柺杖一步步真進了老三家中搜索。他那錙銖必較的毅力實在驚人,老三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當然,老三沒拿過他的雕刻刀,不管是坐輪椅或穿鐵鞋、拿柺杖,李成達最後都得空手回到自己那門前沒嵌門檻的家中。

後來他不知在哪裡找到了他的雕刻刀。當然,他不會那麼急切地穿好鐵鞋,拄著柺杖一步步去向老三說明及道歉。

穿脫鐵鞋很麻煩,只在自己家中及中庭活動,李成達靠輪椅,雖然輪椅體積龐大,比起穿脫鐵鞋的麻煩好得多了。

他的母親過世前不久才替他買了鐵鞋,要他嘗試用這個來走路。

他排斥這一套會令他看起來像半個機器人的鐵鞋。沒穿過鐵鞋前,他曾嘗試用柺杖走路。只有兩支柺杖作支撐點,走起路來頗為累人,且每當柺杖向前移動,那雙他毫無支配力卻生長在他身上的腿像枯枝般搖搖晃晃地,難看死了。

「這新鐵鞋就是你新的腿和腳,你要好好保養它們喔。」他的母親對他這麼說。這套鐵鞋要好幾萬塊錢,他的母親攢了好些日子。

「我的腿和腳會這樣就是因為妳生的!我會被人叫跛腳也是妳害的!妳還要叫我保養這個我本來不該用得到的東西!」他這樣回母親。

他的母親忍不住嚎哭起來,他卻逕自從家門往中庭走去。

這一次,他毫不在乎地展示自己能走路的能力,在中庭裡大繞圈子。他毫不在乎的,不是旁人的眼光,是母親的心情。他得打擊她,因為他天生的殘缺。那是她造成的,他這麼認為。她是他的母親,但他不愛她,他恨透她了。他恨她給了他這雙悲哀的腿,讓他得悲哀地活在這個世界。因為這雙悲哀的腿,他任自己悲哀,也任身旁的人悲哀。是該悲哀的,這是個悲哀的世界,他如此認為。

他的母親並沒有責怪他對她的態度,她承認他一切的不對都是她造成的,所以她得承受他的一切不對,尤其在神的面前。

每次上教堂,她告解,告解她的罪。她讓她的兒子是個殘廢,是她的罪。她讓她的兒子性格偏激,是她的罪。她卑微地祈求神的原諒並賜予她力量去救贖她的罪。神會原諒她的,她知道。無法原諒她的,是她自己。所以,她一直沒有力量去改變由她的罪造成的一切不對,直到她嚥下最後一口氣。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神與劍》007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寫得很棒,加油。
  • 阿哩阿都~

    苡蔚 於 2009/08/03 17: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