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兒在我家》

 

(刊登於09年08月18日聯合報繽紛版)

http://udn.com/NEWS/READING/X4/5083614.shtml

 

 

動物上好戲/蟹兒在我家

 

【聯合報╱張苡蔚】

 

「夕陽真是無限好呀!」見著西斜的紅日,忍不住讚嘆起來。

一轉頭,發現老公蹲在公司外牆的角落,喊了聲:「螃蟹!」

我直覺他方從冷氣房出來,溫差太大,熱昏了頭。

「去拿臉盆來!」

士林非紅樹林 蟹兒打哪來的

見我發傻,他逕自展開行動,飛也似衝回公司裡。

跟從他疾如風的背影,我在洗手間外等他變出一隻螃蟹來......真的有螃蟹!

盛半滿水的盆子一邊墊高置於會議桌中央,裡頭泡著的螃蟹呼嚕呼嚕吐出白沫。這蟹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與海產店常見佳肴大沙公、沙母相較體型小些;比起溪裡、河裡能找到的毛蟹又大上一號,約莫女人手掌心那般,卻長著一支與體型不大相稱的巨大螯足!

酒令唱道:「螃蟹一呀爪八個,兩頭尖尖這麼大一個!」此蟹乃一頭尖尖,非斷非殘,另一螯足小巧玲瓏,因此,我們推論牠可能為招潮蟹一族。

這兒是士林,不是紅樹林,蟹兒怎麼來的?議論之際,不知在人來車往的馬路上「流浪」多久、體軀乾渴的蟹兒逐漸恢復氣力。

蟹兒就這麼養著,歇息的地方有了,得給牠吃飯。來到人的世界,便得食些世俗之物。便當的飯菜揀些碎塊分配予牠,飯後水果,也有得分,葡萄,牠愛得很呢。

我只吃螃蟹 你殺過螃蟹

「真是可愛!」我喜歡瞧蟹兒吃東西的模樣。

「你最喜歡吃螃蟹......」老公突然冒出這話。

是,但此刻不愛了。

「看牠的臉,好像在笑呢,這麼可愛怎麼吃得下去......」

「我沒有要吃牠!」雖然極力聲明,不該存有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我只是吃螃蟹!你還殺過螃蟹哩!」

老公悻悻然臉色大變。幾年前,為著貪實美味聞名的大閘蟹,他可是親手剁了幾隻!

經過兩日,蟹兒的體能應已完全復原,牠舉起大螯左擺右搖威風凜凜,即使站立過頭栽了跟頭,也能靠自己翻回。

這天傍晚,蟹兒吃著豆花。牠沒見過豆花,以大螯足夾取,當然落空,嘗試幾次便懂得以嘴吸食即可,真是個聰明的孩子,可以放心了,卻也不捨得。

河堤外沙地放生 牠會不會被欺負

我們決定將牠放回大自然。

帶蟹兒去河堤外,一塊潮濕的沙地有許多螃蟹,估計很適合牠。一踩地,蟹兒三兩步移動至大石後,左右觀望。

「牠會不會被欺負......」怎能不擔心呢!餵養三日,蟹兒像是我的孩子了!

「這附近的螃蟹都比牠小,沒問題!」老公信心滿滿,「我們家小蟹打架不會輸的!」原來蟹兒也揪著他的心呀!

紅日西斜,蟹兒舉起螯足面迎潮水,幾隻白鷺鷥兩岸來回飛翔,姿態煞是好看......千萬別叼了我們家蟹兒呀!

救活了可愛的蟹兒,很是開懷。放生牠,有些忐忑、有些失落。

蟹兒帶來幾分生活上的樂趣,而牠,吃過人界葡萄、豆花,縱使得獨立面對生存考驗,應也慶幸走了這一遭吧。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