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下雨的時候》006

 

恍惚了片刻,回神後他的眼瞳中依舊無神。看了看錶,下午剛過三點。他們在這兒都差不多這個時間,他也差不多在這個時間從工地出來,大多跟幾個同事一塊兒,經過這條馬路轉進第二個巷口進入飲料店,所以他看見他們好多次,也老早注意了沉甸甸的護鈔袋……重疊,再度困擾了他,尤其那佈置了雨絲的背景,再度回過神的原因在於由他身前行經的路人收起了傘。眉心一緊,驀然之間,他捨不得傘骨子尖端搖搖欲墜的雨水即將落盡。

下了幾天雨,赫然的半日晴讓工地裡忙碌起來,中午一過,大雨傾盆而至,水泥活兒沒得趕,他跟著朋友回家。

站在屋簷下脫掉溼漉漉的斗篷式雨衣,大半的藍色、幾塊的綠色,用了幾年,早舊了,塑膠質地鬆軟了許多,感覺扯了便破了。朋友的雨衣和他的一個樣,這樣式滿街都是,哪裡都有得買。一下起雨來,大多的機車騎士看起來便只有新舊之分。朋友的比他的新多了,掛在左右,更顯出他的陳舊得蒼涼而疲憊。

「要睡一下嗎,老婆孩子都不在,去我房裡躺躺。」

點了頭,他先進了屋子。真真累得需要歇一會兒,朋友懂他,他自己卻不懂——他累得想睡,而妻子怎能累得想逃?

睡下,不是第一次在這兒休息,熟悉的環境令人安心,他是睡著了,但不太安穩,沒多久便醒來,剛好,朋友進來交給他他要的東西。

槍持著,手心即刻溫熱起來,為一種熟悉,也為一種重疊。第四次了,怎能陌生!就連扣下扳機延生來的振動感都清晰起來,彷彿,就要見著應聲而飛濺的血……還有些什麼?他挖掘著記憶,扣下扳機。

彈匣還沒嵌上,虛虛渺渺響了一響擊空的聲,他便記了起來,還該有著——嚎叫哀鳴!

不知不覺地喜歡上那些聲音,在五年前的第二次吧。七年前第一次開槍打人,自己比他們還要害怕,他很肯定。急需一大筆錢,早成了熱鍋螞蟻,什麼也想不了,心頭塞得滿滿的全是路上不經意看見的護鈔保全員吃力提著的錢袋……沉甸甸的,太具有份量,再也看不見別的便選了,選了便狠了。服兵役時開過槍,但朝人體射擊是不一樣的、很不一樣,那令人震憾也令人亢奮,更令人忘卻了些什麼,忘得一乾二淨,只得在惡夢中再次想起。忘掉的,會如雨那般,綿綿密密而來,當試圖攫住、發誓永永遠遠置於心上,然而,什麼也撈不著還讓罪惡感侵蝕得體無完膚,再怎麼堅持善念的本意,醒來之後,什麼也辯駁不了……真真醒了嗎?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下雨的時候》005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