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下雨的時候》009

 

 

落著、落著,天上直有著什麼落著、落著,落到了他的身上、他的臉上,搔癢癢的,把他弄醒了。

睜眼,模模糊糊、迷迷濛濛的,伸了伸四肢,深長的一場睡眠,他想著有無一個好夢……還是看不明白,落著、落著的一片片的、紅豔豔的,是花瓣吧,他猜。是在夢裡?他又猜。

環顧,周身白茫茫的,一望無際。有些怪異,但不打緊,這樣的環境也不錯。心情放鬆,什麼地方都是好的。

他想找來妻子,卻記不得她該在哪兒,於是他慌了,往這兒走幾步又往那兒走幾步,怎麼走都不對、什麼方向也不是。

停住,落著、落著的那些仍落著、落著,他伸出手,接了接,手心上有觸感的,卻什麼都沒有。

融化了,他很快地聯想,可能因為下方比起上方溫度高……他伸手向上,跳著抓著,一回一回,手心裡依然什麼也沒有。

他真想弄清楚那些是什麼,手抓不著,只好凝神凝視起來,定在某一個上面。

那一個落著、落著,他的視線也落著、落著,而視線裡一片片的、紅豔豔的,轉換了姿態——濃了起來、團了起來……

一團團的,淹沒了所有白茫茫的間隙,滿滿的,令他感覺正身在一桶紅豔豔的液體裡,他呼吸了那些卻還抓不住那些……他又想起了妻子,卻還記不起她該在哪兒,於是他更慌了,欲張口呼喊,沒聲叫出來,他只是吃喝了那些……

他們邊看電視,他想著使他早起的惡夢。電視機放在釘於牆壁的鐵架上,他餵她一口飯,然後她仰頭將視線移上去,嘴中咀嚼著,見著的畫面沒能進到腦子裡。

他餵她,也餵自己,偶爾抬頭望去,看了,馬上便忘了。

「什麼時候帶我回家?」妻子突然問,在他端起的湯匙停在她嘴前。

「下禮拜開完刀再說。」

「用來開刀的那些錢……都是害死人的,我不要用。」

湯匙的前端觸到她蒼白的唇,閉著,不再張開。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下雨的時候》008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nkrose
  • 頭香!!
    妳早就該把字型設定大一點
    那麼小我看得眼都花了!!
  • 那鍋是預設字形
    可以設定瀏覽器縮放....
    算了,是粉多人都降子講,我才花線大部分的人都不太會用那個功能,只好自己放大了...

    苡蔚 於 2009/09/14 13: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