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01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

非死不可的你,還活著嗎?

 

第一章 月半貓老大的龍蝦

 

「不要!不要!不要碰我的食材──!」見著那人欲操作他的電腦,月半貓老大極度驚慌,後悔剛沒先將餐廳的菜單關閉,或者,應該先跳出Restaurant City的。

他於地蠕動爬梭,試圖接近電腦桌。沒剩多少氣力了,要靠兩支手臂拖動滿身是傷的龐大軀體實在艱難。就算靠近電腦桌,還得把椅子上那人趕下去……難如登天呀!只得巴望那人自個兒良心發現,停止所為。

頭戴全罩式安全帽的那人正面由電腦螢幕轉向他。「不要鬼吼鬼叫,省點兒力搔搔癢吧!。」

那人語意裡充斥嘲笑,因著所瞧見的景象──一隻龍蝦駐足月半貓老大的胳肢窩邊上,搖搖擺擺的觸鬚正好搔著他的癢處。

二十分鐘前,月半貓老大給那人開了門,口來不及張,那人猛地摔門關上還將他推倒。

試圖爬起身時,那人已執起靠門邊流裡台上正待烹調的龍蝦一隻隻往他身上丟。

那人的行為是忿忿不平的,但安全帽使那人的頭看起來頗為大顆,動作起來晃東晃西的很是滑稽,月半貓老大只覺得好笑。那人丟完龍蝦,抄起菜刀之際,他才感到事情不妙。

「你要幫我剁龍蝦嗎……」月半貓老大勉強地笑了笑,期盼那人僅為做個樣子發發怨氣。而,安全帽深色護目鏡後頭的眼神或表情怎麼看都看不透。

那人筆直前進,持刀的手堅定而僵硬,緊握住的,還有一份稠稠然的、懣懣然的情緒。

一下下、一刀刀直截截落於月半貓老大的身軀,皮肉一道道劃開來,血液噴濺再灑落,塗了牆、抹了地!

他的嚎叫只在當初的幾刀,痛到了深處,音也啞了。他停了聲,那人也住了手。

隨著他們的休憩,房內安靜很多,喘息與心搏明顯起來,更加清晰的──電腦喇叭發出的碎碎音效。

Restaurant City的廚師做菜、顧客用餐、收銀結帳音效與現場的腥紅汨汨勃然突兀,那人倏忽扔下菜刀,奔向電腦桌……

「求求你……不要動我的龍蝦*……」那人正檢視他一項項食材,月半貓老大哭了起來,「留下龍蝦好嗎,我的龍蝦沙拉*要……升級,拜託、拜託……」

龍蝦才解開鎖定,月半貓老大的朋友蜂擁而至,還有幾個從Restaurant City Market連過來的要求成為朋友。

幾乎於一眼瞬間,龍蝦全給換走了。

月半貓老大深刻的悲鳴不再,那人刻意看了看他。

他像是失去所有身家那般,一臉木然、眼神空洞。

欲罷不能,那人將其餘上鎖的食材全開放。

月半貓老大是絕望了,低下頭,以沾染鮮血的手掌拭去餘淚。臉頰上一條條淚痕之外又添了一條條血痕。

一隻龍蝦行至他的面前,蝦頭歪了歪彷若疑惑地看著他。

他與龍蝦相互凝視對望好一會兒,直到龍蝦藉由他渾圓肥厚的左肩頭企圖攀爬至背部好與另一隻立於上的龍蝦相會,他的注意力才回到電腦螢幕上。

他看見換走龍蝦的一位朋友在塗鴉牆留了言:月半貓老大你真是佛心來的哪!

難以承受的,他以上門牙咬著下唇。

唇肉壓印出齒的形狀,彷彿就要滲出血了……驟忽,他張開口:「我好恨你呀──!」

震天動地的一喊,尾音遙長漸而虛渺還似無若有、似有若無,在他往生之刻遺下蝕心侵骨、可歌可泣的憤怨!

那人起身,將早已亂掉的直長髮絲拂至背後、整了整因高聳胸部而緊繃的衣衫,再調了調安全帽……動作顯得拙,是厚重的機車專用皮手套使手感不佳吧。

出去前,再望了望……一隻龍蝦不知何時跟在腳邊。

蹲下,欲拾起又罷了手。那人輕踢兩腳,將龍蝦移進房內,關上門。

 

註:

龍蝦*Lobster食材

龍蝦沙拉*Lobster菜色

 

待續……

張苡蔚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