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04

 

 

「每天登入、每天答對Food Quiz、第一次拜訪朋友的餐廳都可以得到食材,不然就跟官方買,不過貴死了。最常用的方式就是跟朋友交換。」老大不高興的蘿拉教完冠熙公事,聊起Restaurant City時才稍微有勁。

「哦,那警方調查兇嫌的範圍又可以縮小……調查和月半貓老大一同玩Restaurant City的女性朋友就好。」

「那不會縮小範圍,會變成擴大調查!月半貓老大Facebook上的朋友少說五百人,幾乎各個都玩Restaurant City,就算只調查女性,估算兩百五十人,但網路社群一向女性佔多數,要調查的可能不止三百人!……咪妮姐竟然不讓我去打聽!」冠熙不經意讓話題轉向月半貓老大的命案,使得蘿拉又怨起咪妮來。

「咪妮姊有她的想法,別生氣,中午請妳吃飯,喜歡吃什麼?」冠熙說話時挑了個眉,僅左邊眉毛跳了一下。

那不代表任何意義的小表情,蘿拉卻似傻了,目光發直又發楞。

「你們在講Restaurant City,我15級了,可以賣飲料了!」毛寶硬是要插入。

一旁暗暗觀察,沒想到冠熙開口約蘿拉,蘿拉又一副失魂,毛寶心裡頭急,嘴一開只得隨便找件事兒來說說,好在,Restaurant City的一切是信手拈來。

毛寶似乎成功轉移蘿拉的注意力,但蘿拉嘴邊緩緩生出一抹笑、詭異的笑……

「哇!」

「哇!」

好大一支槍悄悄接近毛寶身後,突地在毛寶耳邊大叫,嚇得毛寶也叫了。

「好大一支槍你真過份,現在七月半哪,你真的會嚇死毛寶!」蘿拉這麼說,卻也笑得樂不可支。

「我記得毛寶很難嚇的,是不是做了啥虧心事哪……」好大一支槍逗著毛寶。

驚魂甫定,毛寶晃著他那顆嚇猶似將豎直的鬈毛頭。

凱文一旁不與他們嬉鬧,好大一支槍的言語卻使他陡然盯向毛寶。

毛寶發現了,「凱文你看我幹麼?」

凱文沒回,表情也沒變化。

不一會兒,人事部裡滿滿都是人。

嗜好搗蛋整人的好大一支槍在這家公司任職兩年,個性開朗,愛熱鬧愛辦活動,兩週前才離職,和人事部大夥兒都熟,也待過資安部。

好大一支槍這趟回來,聽聞風聲,資安部主管竹笑天帶了三個人過來專程探望他。

竹笑天等四人各個又高又帥的,浩浩蕩蕩途經會計部,驚動了幾個蘿拉的女性好友──波波、長腿大嬸、痘痘剋星、鐵拉拉也跟了過來。

「好大一支槍,你不知道剛才全公司裡有一千多個警察咧!」痘痘剋星長期經營網拍副業,遣詞用語素來誇張。

「對呀,像我們幾個高個子又長髮飄逸的女生都遭到像是審問的對待!」長腿大嬸伸伸長腿,雖她稍過豐腴,腿還真是長。她還……並非刻意但就是將視線移動至蘿拉身上。

蘿拉早已噘起的嘴更是閉得緊,往人群裡縮了又縮。

這裡面個頭最高的竹笑天也望向她,有些想笑又不敢地忍著,讓蘿拉發覺,紅著臉狠狠瞪去一眼以示抗議。

「蘿拉妳一點兒也不矮。」

毛寶細聲安慰,沒想到也遭蘿拉一瞪。

偷瞄向竹笑天,毛寶只是讓自己的心情更惡劣。那張女人見了便愛、男人見了便恨的俊俏臉孔上一雙眼有意無意地不時往蘿拉身上去。

蘿拉躲來躲去,最終來到波波身邊,「我們去找殺人狂鷹。」

「他不在。警察走後,他跟我們主管鐵算盤一起外出洽公了。」

「我好想知道……」蘿拉失望極了。

「沒關係啦,他在跟警察說那些時,我一直在場,都聽見了!」波波拉她往月半貓老大的位子走,「我想我們來上月半貓老大的餐廳就知道殺人狂鷹是不是唬我們的……」

「可是……」

「看看嘛,沒這也可以看看那嘛!」波波的八卦性子一起,難以收得回。「竹笑天主管,你要不要幫幫忙?」

竹笑天率性地揚了揚眉,走過去。

「一起來、一起來!我們開個研討會!」好大一支槍不愧為辦活動的能人,一招攬,全都跟著,大夥兒便擠在月半貓老大的位子周圍。

竹笑天坐上月半貓老大的椅子,開始操作電腦。月半貓老大的電腦沒關機,只消打開螢幕。

「你有月半貓老大Facebook的登入密碼嗎?」愛美的鐵拉拉有疑問,她歪著頭,手部撫上髮,深怕頭這麼一動,頭髮便會亂了,她得護著。

「竹笑天是資安主管,密碼對他來說算個屁而已!」痘痘剋星說。

竹笑天面向她們,「其實大家玩Facebook都會讓系統留下Cookie,不必每次登入每次輸入帳號、密碼不是嗎,我們開了他的瀏覽器應該還是登入狀態,不需要密碼。就算Cookie失效,查瀏覽器的帳號密碼紀錄就可以了,一般人不會注意要鎖定這些資料。也或許根本不必這麼麻煩,為了遊戲順暢,減低遊戲人物發生閃爍狀況,應該不少人改用火狐瀏覽器吧,登入的帳號、密碼通常都會設定成自動顯示。這樣很方便其實很危險,讓有心人使用到電腦,什麼都給看見了。」

資安主管說起資安,總是一套好嚇人。

「波波,妳快講講月半貓老大和殺人狂鷹的事。」小劍劍這等老人家不耐站也不耐等,催促著。

「殺人狂鷹的推理是這樣的……月半貓老大遭遇謀殺當天下午在Restaurant City蒐集龍蝦食材,也跟殺人狂鷹要求交換,殺人狂鷹要他拿火龍果*來換,月半貓老大說沒有,願意拿出那陣子市場少見的番紅花*交換,殺人狂鷹沒興趣,也不同意月半貓老大以其他熱門食材交換。」

竹笑天已進入月半貓老大的餐廳,展開菜單察看食材清單。

「月半貓老大沒有龍蝦、沒有番紅花,倒是有火龍果……」凱文看得仔細。

「聽我說完……」波波繼續,「現在看到的食材清單已經不同於當天,殺人狂鷹說,他很確定月半貓老大在那天下午的食材清單中沒有龍蝦、沒有火龍果。不過在下班前有了變化……月半貓老大的食材清單中多了龍蝦,而番紅花沒了。」

小劍劍想了想後說:「那就是說,月半貓老大用番紅花換到了龍蝦得償所願。」

波波點頭,「沒錯。」

好大一支槍問:「殺人狂鷹怎麼那麼注意月半貓老大?」

「我也問過他這個呢!」蘿拉替波波說下去,「他說他想向月半貓老大致歉,稍早時有些口角,他想了想,同事間不該為食材的事互存芥蒂,所以他想換給月半貓老大會需要的食材。」

「這些都是前菜,主菜應該發生在警方推定月半貓老大的死亡時間晚上十一點到一點之間吧。」

「劍哥哥你真強,沒錯!」波波稱讚他。「殺人狂鷹那天晚上有點兒事,所以他大概十點多才回到家上線,然後一直掛在Facebook上,當然,他在Restaurant City裡為食材奮鬥。一段時間後,他用聊天室敲也在線上的月半貓老大,幾次都沒回應。殺人狂鷹逛去月半貓老大的餐廳看看,他發現月半貓老大還未升級且好不容易得來的龍蝦也沒了,卻多出火龍果。」

「那時幾點?後來月半貓老大有回應嗎?」小劍劍問。

波波解釋道:「十一點整。殺人狂鷹說他家的時鐘是咕咕鐘,整點都會有小鳥咕咕報時……」

「我也好想買一個咕咕鐘!」蘿拉受到咕咕鐘的引誘,離了題。

「那個不好吧,睡覺的時候突然報時會被嚇死……」竹笑天隨著蘿拉改變話題。

「不會啦,那可以設定!月半貓老大有回應嗎?」好大一支槍說,順也拉回正題。

「殺人狂鷹在半夜三點關掉電腦,在那之前,月半貓老大都沒有回應他。」

「我知道月半貓老大的玩法,他一向主攻一道菜強力升級,他要龍蝦那就是針對龍蝦沙拉或龍蝦湯*這兩種菜色其一。且,他習慣將所有食材上鎖,要換什麼都得等他同意。」小劍劍的聲音有些無力,因他傷感著,「我也想要升級我的龍蝦湯,但不知是怎麼了,上禮拜不約而同想升級龍蝦湯或龍蝦沙拉的朋友好多,沒升龍蝦類菜色的也都囤起龍蝦不給換,殺人狂鷹就是一個。不過這也是一種玩法,囤積熱門食材作籌碼,好與人交換自己所需。」

「學了一招!」痘痘剋星作筆記。

小劍劍停了停,喘口氣再說下去:「我就缺龍蝦,連想要跟官方買,隨機販售也不出龍蝦給我!那天晚上大概十二點的時候,我從月半貓老大那裡用火龍果換得了他沒上鎖的龍蝦……那時太興奮,沒仔細想……他怎麼把食材開放了?」

「對呀,殺人狂鷹也知道月半貓老大不開放食材交換的習性。月半貓老大不止將龍蝦解鎖,是將所有食材都解鎖放給大家交換,這簡直不可思議……」波波頓了頓,順便吞了口口水,「所以殺人狂鷹認為……那時月半貓老大已經死了,將食材解鎖的是兇手!」

「為了什麼呢?」片刻寧靜後,好大一支槍首先開口。「交換食材是你情我願,不給換就要殺人嗎?有那麼嚴重嗎?」

他那深鎖的眉、皺起的眼使眾人都思考了起來。

「反正殺人狂鷹將這些告訴警察了,我們等等消息吧。」波波搖了頭,「不過殺人狂鷹說目前都只是猜想。他認為月半貓老大或許使用了什麼惡劣手段換得龍蝦,才使龍蝦原本的主人心存殺意。他正在查Restaurant City程式上的漏洞或有沒有什麼外掛程式可以隨便換走他人的食材。」

「我只玩開心農場,你們講的,我都不懂,但……月半貓老大怎麼會在半夜煮起龍蝦呢?半夜吃這個……有點兒奇怪吧?還是,龍蝦是兇手帶去的?」長腿大嬸說出納悶之處。

「月半貓老大一直都是帶便當到公司吃的,我想那些龍蝦是他隔日的便當菜吧。上禮拜我聽他說他家附近超級市場在特價活龍蝦,他想買……」解答的是凱文,對於回憶好友的過去,他的神色顯然很哀愁。

「原來是這樣呀!我也弄不清楚這一點呢!」蘿拉開心地拍掌。

「殺人狂鷹是誰?」這回輪凱文問了。

「你不知道嗎?他很會玩Restaurant City呢,等級好高呢……」蘿拉說,「你沒加殺人狂鷹作朋友嗎?」

「我有加他朋友,但我也不知道他是哪一位。」凱文仍處納悶中,小劍劍先插話。

「我也是。」毛寶說。

「他是你們公司會計部的同事啦,姓翁的那個!」

凱文、小劍劍、毛寶還是不知道好大一支槍指的是誰。

「人又胖又壯、嘴巴很大,個性豪爽,助人為樂,經常打抱不平,時刻拔刀相助的那一位硬漢呀!」與殺人狂鷹同部門的痘痘剋星再加以說明,他們終於點了頭。

「兇手一定是換走月半貓老大龍蝦的人!」毛寶說。

「你這樣說……那不是把我也算進去了!」小劍劍對毛寶的推測大感不通,「兇手那麼蠢嗎,既然闖進月半貓老大的家裡使用月半貓老大的電腦開放食材,那不會先使用交換上鎖食材的方式,何必拿同星等的火龍果去換,拿幾顆蕃茄不就得了!」

「你們不覺得……」雙腿併攏、雙手交疊的鐵拉拉姿態優雅地說,「殺人狂鷹講這些好像在宣示他的不在場證明……」

「對!」好大一支槍附和,「他直強調他在家用聊天室和月半貓老大連線……」

「殺人狂鷹那晚的行蹤如何?」蘿拉問波波。

「他說在住處,在上網且還和女友通了半小時的電話。」

「是嗎……」蘿拉思索了起來。

「妳忘了兇手是像我這般的高個子長髮女性?當然,除了身材之外。」長腿大嬸提醒她。

「他可以叫他女友去做呀!」痘痘剋星替蘿拉反駁。

「有這可能,殺人狂鷹住哪兒?」波波徵詢會計部同仁。

痘痘剋星與鐵拉拉、長腿大嬸皆表示不知。

「我們人事部要查誰住在哪兒有什麼難的!」

蘿拉欲回自己的位子開電腦查詢時,發現咪妮正站在人群的後方。

「你們在玩什麼呀!」咪妮火冒三丈,「偵探遊戲是警察玩的!別胡鬧!」

蘿拉立正站好,讓咪妮瞪著。

眼光在蘿拉身上,不一會兒又投向旁邊蘿拉的位子,竹笑天的眉頭鎖了起來。

「不管怎麼說,殺人狂鷹的說法也有他的道理,月半貓老大的死也有可能和Facebook有關,或許警方會需要這台電腦,我把主機帶回資安部好了。」竹笑天將電腦關機,交代其一的手下拆掉主機。

「我說小天呀……」咪妮走向竹笑天,「你也是主管,別跟他們胡鬧!」

「天呀、天呀、天呀……」

竹笑天還沒回話,外頭一串驚呼奔馳而來。

見來人是錢董事長,一群人急忙讓出一條路。

圓滾滾身型的錢董事長直奔咪妮面前,一把便將她抱個滿懷。

錢董事長比起咪妮稍矮,一顆禿了的頭正好撞在她胸上。

「別緊張,沒事的、沒事的……」咪妮猶如安撫孩子那般。「我們房間裡說……」

咪妮帶著錢董事長進了辦公室。

煞為驚奇的一幕,男性看得眼暢骨軟,女性也瞠目結舌。

「午餐時間了,去吃飯吧。」

竹笑天以午餐解散人群。而他行經蘿拉身旁時,偷偷摸了摸她的頭。

那是一種上對下的安慰吧,但卻燒了一把火於毛寶眼裡。

好大一支槍也摸了摸他的頭。「我們去吃飯。」還給予了他「我瞭你」的眼神。

人群退散中,蘿拉已跟著出去,凱文也不在了,辦公室裡只剩下冠熙。

他回位子稍整理了桌子才起身往外……好像看見了有人往裡頭偷瞧。

「鐵拉拉?」一晃眼,他沒看得清楚。「不去吃飯?愛美減肥嗎?」

疑惑的眼光一瞬而逝,接著他帶著微笑閒步出去。

 

註:

火龍果*Dragon Fruit食材

番紅花*Saffron食材

龍蝦湯*Lobster Soup菜色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03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