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08

 

 

早上無暇顧及自己的餐廳,吃完午餐,毛寶打開瀏覽器,登入Facebook,進入Restaurant City。

也吃飽正閒著的冠熙一旁看著。

Agar is a gelatinous substance derived from what?*

毛寶望了Food Quiz顯示出來的問題一眼,二話不說選擇第一個答案。

錯,在紅色叉叉完全顯示之前,他迅速地按下柳懶器的重新整理。

Restaurant City重新載入,回到餐廳,他又打開信箱,今日Food Quiz的信封還在。

「還有這一招呀!」站著的冠熙像是發現新大陸那般驚奇。「我每天幾乎都答錯,還滿懊惱少了個得到食材的機會!」

毛寶聳肩笑笑,「Food Quiz只能回答一次且只有十秒的考慮時間,我剛開始還以為自己手多快,試著用Google大神找答案,但十秒還真不夠用。不少網友提供中譯和解答,但實在也背不起來。不經意讓我發現這個方式。不過這招也不是每次都管用,重新整理按得慢了,每日一題的Food Quiz還是會消失,損失一次得到食材的機會。」

毛寶展開信封,問題不同了。

The main ingredients in Tzatziki are?*

他又選了第一個答案。

答對,得到羅勒*這項食材。

「重新整理後題目會不一樣,我都選第一個答案。應付隨機的最佳對策就是以不變應萬變。」毛寶得意地向冠熙獻寶。

「真有道理!」冠熙如獲至寶地大喜。

垂首好似沮喪的蘿拉走過他們,一個失去了得意神情、一個也不再喜悅。

她坐到位子上,將漢堡和薯條擺至桌面。

「蘿拉怎麼了?」冠熙先過去。

「沒事。」

「蘿拉怎麼了?」

「我吃午餐。」

蘿拉給毛寶的回應不同於冠熙的,但毛寶也無法感到欣慰。

低頭不起的她擺明是敷衍、不想理會。

兩人一左一右看著蘿拉把漢堡和薯條吃完。

「蘿拉又吃漢堡、薯條哪,一個多月都吃這個作午餐,吃不膩嗎?」路過的小劍劍拋下這一句隨即走過。

「好吃哪,有什麼關係!」蘿拉照樣回答。

冠熙笑了出來,「妳剛跑去哪兒,休息時間快過了才吃午餐?」

蘿拉嘴一撇,意味「不告訴你」。

這問題的答案,毛寶知道一半。

蘿拉每天中午出去,約十分鐘後便帶回漢堡、薯條,今天費時久了點兒。

他也挺好奇蘿拉每天跑哪兒去?還有,十分鐘要來回離公司最近的速食店是不可能的,她的漢堡、薯條哪兒來的?

「吃飽了心情好了吧……」冠熙順手拉了月半貓老大的椅子坐下。

沒回話,她直勾勾注視去冠熙的雙眼。

「怎麼?」他被看得不知如何是好。

蘿拉拿了張白紙,在上頭寫下幾個名字,都是同事、皆為昨日聚在這兒討論殺人狂鷹對月半貓老大餐廳食材疑問的人員。

為了看清楚蘿拉所寫的,冠熙是越靠她越近。

「嫌犯名單?」

蘿拉以點頭回應冠熙。

「妳哭過,為什麼?」

毛寶早想衝去分開兩顆愈加接近的頭,只是找不著理由,聽聞冠熙之言,他不再顧及其他,一把扭了蘿拉的肩,令她面對來,才見那雙發紅的眼。「蘿拉,誰欺負妳,跟我講!」

「沒有……」她回了個淺笑,拿開他的手,又回復垂頭姿態。

「說嘛,我們都很關心妳。」

「唉……我覺得殺人狂鷹是我害死的。昨天在這兒瞎猜殺人狂鷹的嫌疑,真正的兇手聽見了殺人狂鷹的推理,覺得會被查出來,便去殺人滅口!」

冠熙加以引導,蘿拉才肯說源由,毛寶感到心受傷了,可他依然得安慰她。「不關妳的事,昨天我們不在這裡討論,兇手還是可以由別處聽說!」

「我就是覺得我有錯!」蘿拉生自己的氣,筆在剛寫下的名字上劃來劃去。

「毛寶說得沒錯,不關妳的事。」冠熙一手搭上蘿拉的椅背,「怎麼寫了又劃掉?」

「嫌疑不大。」

他倆的滋事活像他摟著她,毛寶看得驚惶無措。

毛寶一年前和蘿拉同期進公司,兩人都是新人,接觸自然也多,毛寶不知不覺中喜歡上蘿拉,但個性使然,他一直無法直接表達出愛意,只得眼巴巴看著活潑的蘿拉與其他男同事距離越走越近、感情越來越好。

不過他沒有放棄過,默默對蘿拉好,他相信,蘿拉終有一天會發覺他的付出。

「兇手是女的呢,妳怎麼連男生都寫了……」

「你沒發現嗎……」蘿拉神秘地對冠熙笑了笑,「帥警官今天盤問男生也很認真呢,我想他們把對象擴及男性了!」

「好像是這樣……」冠熙點點頭,「兇手戴全罩式安全帽、手套,監視器拍到的只是這樣的外觀。」

「是呀,而且頭髮可以戴假髮!!」蘿拉精神好多了。

「妳劃掉的這些人是怎麼解除嫌疑的?」既然蘿拉對這方面有興趣,冠熙也繞在這裡頭。

「你是新來的,不認識月半貓老大也不認識殺人狂鷹,而且你應該也是個善良的人,所以沒有嫌疑。小劍劍哥也沒有嫌疑,因為他年紀比較大,月半貓老大和殺人狂鷹的身材都很壯碩,他一個人應該沒辦法制服他們,還有,小劍劍哥是公認的好人,他不可能殺人的。」蘿拉解釋予冠熙。

「毛寶呢?」

「毛寶哥對我很好、對誰都好,他不會是殺人兇手的。」

「凱文呢?」

「凱文哥和月半貓老大很要好。雖然有人說凱文不好相處,其實他很溫和很善良,做事認真、從不遲到早退,兇手不會是他。」

「咪妮呢?」

「帥警官只說兇手可能是直長髮,我就沒懷疑過咪妮姊,因為她是鬈髮。後來想到戴假髮這個方式,我卻也不懷疑她。咪妮姐那麼美麗優雅,弱不經風的,而且她對我很好呢,她不會殺人的。」

「資安部這幾個呢?」

「他們……我不太熟,我知道他們不太玩非死不可的遊戲。」

「我記得……竹笑天有玩,他昨天……」

「我說他沒嫌疑就沒嫌疑!」蘿拉氣急敗壞地打斷冠熙。

冠熙挑眉笑笑,蘿拉移開視線,扁起嘴不理會,臉色暈開一片紅。

冠熙對蘿拉的舉止在毛寶眼裡是輕浮極了,他欲出手時,咪妮辦公室的門驟然敞開。

咪妮與帥警官走了出來,大夥兒才想起帥警官在咪妮辦公室裡待了許久。

「帥警官,不送了,慢走喲!」咪妮笑吟吟。

「咪妮小姐,妳給我的線索非常有用,我替警方先謝過!」

「拜託你了!」咪妮向帥警官鞠了個躬。

「我的事也拜託妳了!」帥警官回禮後踏著愉悅步伐離開。

「大家注意!」

咪妮收起笑,正色著,眾人紛紛起立,聆聽指示。

「我待會兒會在Facebook上發佈一則近況,上頭會註明帥警官的帳號,請立刻將他加入朋友!並將帥警官推薦給你們的朋友也加入他!還有……誰有檸檬*?」

沒人應,咪妮的眼中瞬間注入宛如蛇蠍的兇狠惡毒!「沒有嗎?如果讓我在逛你們的餐廳時看見那……」

毛寶和冠熙緩緩舉手。

「如果你們不需要的話強力支援我,拜託囉!」

雖為乞求語尾,咪妮語氣中的威脅味兒可濃得化不開!毛寶與冠熙會知道該怎麼做的,其他人也瞭解,近期得到檸檬食材一定得進貢上去。

「好了,沒事了。」咪妮又展開笑靨。「冠熙,你進來我房間一下。」

愕然,冠熙只得跟著咪妮進入辦公室。

蘿拉垮下臉,而毛寶樂的,接替冠熙坐在蘿拉身邊。

但,他屁股才著椅子,蘿拉便起身往凱文那兒去。

「凱文,我想問你一些月半貓老大的事,你願意跟我聊一下嗎?」蘿拉坐在毛寶的椅子上。

凱文看了看她那一臉的凜然正義,微笑點頭。

 

註:

Agar is a gelatinous substance derived from what?*中譯──石花菜此凝膠物質來源為何?答案是Seaweed(海藻)

The main ingredients in Tzatziki are?*中譯--希臘酸奶酪主要材料是什麼?答案為Yoghurt(優格) and Cucumber(黃瓜)

羅勒*Basil食材

檸檬*Lemon食材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07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