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11

 

 

晚間九點半,五點鐘已刷卡下班的毛寶出現在人事部辦公室裡。

有的部門此刻仍有人員在做事,出入公司並不會讓人起疑。雖然人事部通常不加班,若碰見人問起,他已想妥,就說忘了東西回來拿。

他在凱文的位子上翻找……

倘有人經過看見,他也想好了,便解釋因為需要某項文具,自己的找不著,借用隔鄰位子的很是自然。

找什麼?

並沒有明確的目標,或許一頂假髮、或許一副手套……他懷疑凱文。

所有人中,凱文最是離群、最是陰沉,也就最值得懷疑。缺乏線索,也僅能這樣挑了。

也想當個旁觀者。咪妮說得對,偵探遊戲是警察玩的,不該多事,但,蘿拉想玩,他便不能什麼都不做。

他已然意識到自己的弱勢,才來兩天的冠熙攻勢一波又一波,稍早下班時蘿拉竟跟冠熙一道走!再不使勁,恐怕蘿拉給追走了。

蘿拉企圖找出兇手,他幫上忙的話,蘿拉肯定另眼相待!

東搜西尋,並未找到可疑之物,思索下一步時,樓層電梯發出了聲響。

部門出入口並非密閉式,外頭有動靜很容易察覺。

下意識,他迅速前去熄滅燈火,不及檢視離開凱文位子時西裝袖子掃到桌上什麼物品。

腳步聲響在走廊上。

上來時,他確定這層樓所有部門皆無人,頗好奇來人是誰,但他不希望是人事部的,否則被發現他這樣躲窩於門邊,難堪且將難以解釋。

來人的腳步聲愈加清楚,還有說話聲。

「別以為她胸大無腦,她能代表錢家作鎮公司與我們鐵家抗衡是靠脖子上那一顆腦,不是胸前那兩團肉!多費點兒心,我不相信查不到什麼!」

「是,我會繼續監控。」

鐵算盤與竹笑天……講的是什麼?

不解,更不解──平日笑瞇瞇的鐵算盤語氣怎麼嚴厲如父?而總是陽光蕭灑的竹笑天好似兒子聽訓?

他們走過,腳步聲漸小而消失,應是進入會計部裡。

毛寶小心翼翼將門展開。

外頭唯一的燈火由電梯處渲來,走廊上昏曖如來時,令人更為分辨不了存在過抑或從未走過……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10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