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13

 

 

「妳覺不覺得今早上線的人很少?」問話的人是波波,對象為鐵拉拉。

「對呀!我也這麼覺得呢,賣場生意好差哪!」隨後進入茶水間的痘痘剋星搶先答話。

「對吧,鐵拉拉妳沒發現嗎,還是妳早上也沒上非死不可?」

鐵拉拉正在馬克杯裡注入熱水,一手以吸油面紙在臉頰上摁呀摁的,她得隨時保持光鮮亮麗。「我有上一下……」

「人少的呢,尤其Restaurant City裡面,好多人的餐廳都沒開門呢!」波波拿了即溶咖啡包。

「可能忙吧……」鐵拉拉拿著隨身小鏡子,臉上做了幾個表情,檢視自己的完美度。「長腿大嬸呢?」

「她忙著學Restaurant City呢!」波波興奮於多了個同好,「當初我們棄開心農場去開餐廳時,她還對到我們根本不顧的田裡偷菜樂此不疲,說什麼Restaurant City英文介面不人道!現在還不是要來了!對了,她主攻羅宋湯*,大家幫幫忙弄蕃茄和羅勒給她哪!」

「好,我有羅勒,下午換……」痘痘剋星沒講完,因突地想著一件事,「妳們沒看大夥兒的近況嗎,有無聊人士到處問候人家……非死不可的你,還活著嗎!」

「是嗎?」鐵拉拉真的沒注意到。

事實上,Facebook的一切,她壓根不太注意。

她的Facebook帳號是父親替她註冊的,Restaurant City也是父親要她玩的,希望她能多些朋友。

再說白一點兒,她壓根不在意同事和朋友。

她是美麗高雅的,她這麼認為,而同事和朋友沒一個與她同等及,她實在不屑一顧。

父親老說做這些對她的病情有幫助,她不覺得自己有病,為了避免父親整天嘮叨,她照著辦。

「非死不可!非死不可!我看不少人不敢玩了吧!」痘痘剋星只喝水的,她的杯裡此刻還什麼都沒有。

「妳們在聊什麼?」蘿拉出現了。

波波飛快地衝到她面前,「非死不可的蘿拉,妳還活著嗎!」隨後咯咯地笑起。

「我今天已經看到、聽到這句話十幾遍了!」蘿拉見多不怪,「連帥警官都會說這個了!」

「警察又來了?」鐵拉拉問,雙手當梳子理著頭髮。

蘿拉點著頭,用心在選擇咖啡或紅茶。

「有進展嗎?」

蘿拉看向鐵拉拉……總認為她很多動作都是多餘的,她的頭髮整齊得不能再整齊了!

看了鐵拉拉好一會兒,蘿拉才說:「不清楚,帥警官現在還在咪妮姊的辦公室裡。」

「是嗎!」波波音調尖了起來,「帥警官和咪妮姊到底有沒有……」

「什麼?」

波波沒說下去,蘿拉不懂,又將眼光至於咖啡或紅茶上。

「怎麼可能沒有……」痘痘剋星接了話,「我告訴妳們……」她先望了望四周,「二十年前公司也死過人呢……」

頓時安靜了。

咪妮一直是茶水間裡最熱門的話題人物,誰跟誰都好聊,痘痘剋星陡然轉變了話題使她們無法接應。

「妳們都沒聽說嗎?」

其他人一塊兒搖頭。

「我只知道這樣,有後續再跟妳們說。」她笑了笑,至飲水機前加水時,不知是隨意抑或無意,看了鐵拉拉一眼。

蘿拉也望去。

鐵拉拉又拿著小鏡子看呀看的,時而擠眉弄眼,時而發笑發傻。

「不過……」痘痘剋星又回來了,「殺人狂鷹的死很不單純呢……」

「怎麼說?」波波對這話題很有興趣。

「妳們不知道嗎?」

「快說啦!」波波不許她再賣關子。

「妳們有換到殺人狂鷹的食材嗎?」她不是喜歡吊人胃口,說話的方式即為如此。

「沒有!」波波替大夥兒回應,「怎麼樣?」

「今早我在Restaurant City換食材時,都會被回問……妳的食材是不是從殺人狂鷹那裡來的?」

「為什麼要這樣問?」蘿拉決定要喝咖啡。

「妳們知道殺人狂鷹玩Restaurant City其實沒多久,但他的餐廳為什麼等級那麼高?」

蘿拉記得殺人狂鷹生前維持在27級。「他很會玩,朋友又多,換食材很方便。」

「他用外掛!」痘痘剋星直接揭曉答案。

「真的?」波波不敢置信,她一直視殺人狂鷹為偶像。

「真的!」痘痘剋星喝著水。

「我不信!」波波拉起蘿拉,「我們去問!」

「問誰?」蘿拉護著才剛加入熱水的杯子。

「遊戲外掛當然問資安囉!」

「妳想見竹笑天就說嘛!牽托外掛幹麼!」痘痘剋星笑得曖昧。

波波並沒有反駁,扭捏地笑了起來。

蘿拉不知該表示什麼,心裡頭亂糟糟的,更不知該怎麼想。

「竹笑天有沒女朋友?」痘痘剋星想到了這一邊,「妳想倒追他,總得先研究、研究……」

「聽說沒有呢……」波波的臉越來越紅。

「竹笑天那麼帥又年輕有為,怎麼可能沒有女友?就算沒有,倒追他的女人一定很多,妳準備充分了嗎……」痘痘剋星端起波波的臉,「妳最近眼圈很黑呢,眼泡也大了……」

「真的嗎!怎麼辦!」她惶恐無比。

「別擔心,我最近進了新產品,就是針對妳這種黑泡眼……」

她倆邊說邊走了出去。

「鐵拉拉……」只有兩人了,該是問話的時候了。「剛才痘痘剋星說的,妳爸爸有跟妳題過嗎?」

「沒有。」她撫了撫眼周部分。

「是嗎……那……我只是好奇啦……」想學波波那種八卦問法,但還是不拿手。「我也有聽說一件事……」

「什麼事?」鐵拉拉稍能專注地望向蘿拉。

「鐵算盤伯伯有義子?」

「哦,對呀。」

「聽說他也在公司裡,是誰?」鐵拉拉並沒有迴避,蘿拉好問多了。

「是嗎?我不知道……」她又拿出西油面紙,沾在額頭上。

「妳不知道……」蘿拉歪著頭,想著接下來要問什麼。

「爸爸跟我說過,但他那個義子從沒來過我家。……其實爸爸也很少提到他。媽媽說他是爸爸一個朋友的孩子,那個朋友和他妻子因故過世,沒什麼親戚,爸爸才替朋友撫養他,上次聽說是在外國唸書吧。」吸油完畢,她又拿出小鏡子。

「唸什麼?」蘿拉不知道問什麼好,便跟著鐵拉拉的語尾。

「跟電腦有關的科系吧……資訊安全那一類的……」鏡中的她完美無暇,她能放心個幾分鐘。

「資安……」蘿拉的心跳驟然加快,噗通噗通的,自己都聽得見。

「蘿拉妳怎麼了?」

「我……很好呀……」她想笑又笑不太出來。

「聽說……妳和新來的同事很……要好……」說起八卦,鐵拉拉依舊一派優雅。

「因為他是新來的,我得帶他、教他,而且我和他主辦下個月的慶生會,所以走得近些。」她解釋完,也想逃了,「我該回去了。」

蘿拉出去以後,鐵拉拉的笑容立時消逝,無影無蹤,連個痕跡也沒有,換上了憎惡表情。

她還是不習慣和這些女同事相處,她和她們是不一樣的。

「真不知道她們在想什麼!」她的抱怨不僅對蘿拉,包括了波波。「都在想著男人!也不照照鏡子有沒有我這麼美!」

接著她立即恢復貫常的高貴優雅從容,攏撫著一頭直長秀髮。

 

註:

羅宋湯*Tomato and Basil Soup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12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