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14

 

 

握著已灑了不少出來的咖啡,蘿拉的腳步極為緩慢。

「怎麼愁眉苦臉的?」冠熙的聲音從身後幽然傳來。

「有嗎……我只是在想事情。」

「是嗎?」在進入人事部前,他拉她停下。「幹麼啦?」

「跟你說沒事嘛……」

他替她拿了馬克杯,「咖啡不是用來洗手的,看妳手都髒了,去洗洗。」

她第一次感受到冠熙的體貼,有些不適,不知該回應什麼。

「被拋棄了嗎?還是發現他不止妳一個女友……」

「無聊!」她覺得自己想錯了,從冠熙手中接回杯子。

辦公室裡爆出一陣笑聲,蘿拉聽出裡頭有帥警官的。

兩人進去便看見帥警官、小劍劍等人圍著會議桌,各個笑得東倒西歪。

凱文照慣例沒有參與,在自己的位子上面對著電腦螢幕。之外,咪妮也不在場。

「哇!」

「哇!」

「啊──!」

前一聲為好大一支槍老技重施由後面接近在蘿拉耳邊大叫。

第二聲即為蘿拉受驚的尖叫。

後一聲則是好大一支槍遭冠熙重拳一擊的慘叫。

冠熙那迅雷不擊掩耳的動作──一手護住蘿拉、一手擊向好大一支槍,正中鼻梁!

好大一支槍即時倒地,神情痛苦地掩著直冒血的鼻子。

所有目睹慘劇之人傻掉了眼。

「好大一支槍!」第一個回神過來的是小劍劍,趕緊前去探視。

「槍兄,對不起哪!」冠熙放開攬在懷裡的蘿拉,趕忙攙起好大一支槍。「我被你嚇到才會……我這人膽子小,現在又是鬼月!對不起、對不起……」

「蘿拉妳還好嗎?」毛寶僅關心仍處於驚嚇狀態的蘿拉。

她真嚇壞了,大眼睛眨呀眨的之外,毫無表示。

「吵什麼呀!喳喳呼呼的!」咪妮打開她的辦公室門,見著血淋淋場面,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天呀、天呀……」

小劍劍只得放下好大一支槍奔向咪妮。「別激動、別激動,小事情,誤會而已……」

冠熙於好大一支槍兩個鼻孔各以捲成長條狀的衛生紙塞住才止住洶湧似泉的鼻血。

「你要不要告他傷害?」也湊來的帥警官問好大一支槍。

冠熙面對警官的態度不怎麼恭敬,,「長官你剛才也看見了吧,是他先嚇我的,我是正當防衛哪!」

帥警官似笑非笑的,「他嚇唬的對象又不是你……」

「沒事啦,我以後不再嚇人了……」好大一支槍自認倒楣地走去咪妮面前。「咪妮姊,找我來有啥事?」

「是帥警官找你。」

帥警官以手勢要好大一支槍去會議桌那兒坐好,笑眼還對著冠熙。「身手不錯嘛,拳頭也重,改天切磋、切磋……」

「反射動作啦……」冠熙謙虛回應帥警官。

「帥警官,你懷疑好大一支槍嗎!」猛然回神的蘿拉猛然衝向帥警官,「他人很好,不會是兇手的!」

「妹妹別緊張,例行公事啦,不久前離職的員工都得接受偵訊。」帥警官向她解釋。

「警官,我已經有新工作開始上班了,請假出來的,你快點兒……」

大夥兒圍坐會議桌,陪著好大一支槍接受帥警官盤問。

問題不脫月半貓老大及殺人狂鷹死亡時間內的行蹤、和兩人有無仇怨等。

「為什麼離職?」這問題與他人不同。

「因為……」

應對流利的好大一支槍支吾起來,帥警官投以質疑眼神。

「因為……生涯規劃。」

「你規劃了什麼?」好大一支槍的答案未使帥警官滿意。

好大一支槍額頭冒了汗珠。「多換幾個工作多學點兒東西嘛……」眼光飄來飄去,最終落於咪妮臉上。

「帥警官~」咪妮揮起纖纖玉手,將帥警官的目光勾來,「年輕人嘛,都是這樣的,老是不安於室,你懂吧……」

帥警官點了點頭。

看來沒什麼大事,咪妮也放心可以處理真正的大事。「冠熙、蘿拉,你們進來我房間。」

兩人跟著咪妮,咪妮似想著了什麼,轉回身對著還在會議桌的人員。

「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援,我的檸檬水*順利升至10級……」

「咪妮小姐妳不是昨天才在蒐集,太快了吧!」帥警官大驚。

「都是我這些好同事幫忙的!」咪妮看向毛寶,「特別感謝毛寶同仁!接下來請大家多多支援蕃茄囉!」

「長腿大嬸那兒也需要蕃茄呢,我答應要幫她哪……」蘿拉困擾了。

「我也是幫她要的啦。」咪妮說,「長腿大嬸和人事部不熟,我先跟大家換,之後再換給她。」

姊妹倆有志一同,手牽手進入辦公室,毛寶看著蘿拉的背影,悶悶不樂起來。

他也需要蕃茄哪!得到羅勒這項食材時,他已決定主升義式烤麵包*也和小劍劍換來蕃茄,僅差麵包了……

「看開點兒吧!」見毛寶一臉悶,小劍劍明瞭地朝他一笑。

 

註:

檸檬水*Lemonade菜色

義氏烤麵包*Bruscheta With Tomato and Basil菜色

麵包*   Bread食材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13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