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09

 

 

日子不甚好過,但面子得顧著,沒工作可不能讓人知道。

他的室友們個個過夜生活的,原本以為可以輕易地避開生活上的交會點。但白天時他們幾乎都待在房子裡,且他們不會睡上一整個白天,沒工作的他如果也待在屋子裡一定得和他們有所接觸。不願意,便想了個好辦法。每早八點起床,盥洗後著裝出門,找間茶飲店或咖啡廳打發時間。有時也上網咖,飲料便宜又有電腦可以上網,但在那裡出沒的人口實在複雜。

這樣過了一陣子,但沒工作所以身上總沒多少錢,雖鄉下的母親至今仍給予金錢資助卻也微薄。手頭不寬裕如果每日都要在外頭待上一整天會很花錢,此外越來越不喜歡待在外頭,他喜歡獨處在私人的空間裡。苦思數日,想著了更棒的方式。

他一出門便繞到屋子後方他的房間窗外,打開沒鎖的窗戶爬回房間裡。有時他不會趕著爬回房間,先去超商逛逛買些吃的和喝的或上租書店挑選幾本漫畫、小說,這樣便可以整天不出房門。下午六點左右,他再從窗子爬出去,一身西裝筆挺、拎著公事包裝作下班回家。

這讓他快要相信自己真正是個高級的上班族,只要沒被揭穿。

一個月前,爬窗時好像讓隔壁的太太看見。隔壁的窗前處於必經路線上,那天他正思考要吃些什麼,一個小小的呼聲讓他回過頭,剛好看見隔壁的窗子正快速關上,一張女人的臉孔應是因他的注視而縮進窗子後。他嚇著了隔壁的太太,那一張優雅素淨的面容高貴地令他印象深刻,不認為那位太太會多事得跑到這邊跟他室友們說長道短,也不放在心上了,之後爬窗時盡可能放低音量且會留心觀察周遭一番。

陳學康每週五天上下班的戲碼大多演給自己看而已,上班時,室友們通常都在睡覺,下班時,他們已出門去了。沒觀眾,他卻也樂此不疲。因這樣的舉動不但讓他增添自信心的來源,更發覺了那三個室友私下的惡面目。

他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分辨他們使用酒鬼、色鬼、毒鬼這樣的名號。

酒鬼似乎不愛出門,他下班時遇到幾次酒鬼正好休假。酒鬼通常都是躺在沙發上不省人事,姿勢像極了茶几上也躺著的空酒瓶。酒鬼一向將電視頻道轉至電影台,但不知重播幾次的電影中演員搞笑的台詞說得再大聲也吵不醒酒鬼與酒瓶。酒鬼偶爾也有清醒的時候,會和他說上幾句話。

比起色鬼,酒鬼算是個安靜的人。色鬼很愛說話,沒人可以說話時便講電話,內容皆為挑逗煽情或說這女人好、道那女人不好等品頭論足的言詞。他發現色鬼常說「幹」這字眼。果真是色鬼一隻,說的、做的,全是「幹」字。

他最不喜歡的是那個毒鬼。沒親眼看過毒鬼吸毒嗑藥,但毒鬼的房間與他的房間僅一牆之隔,常聽見牆壁那頭傳來怪異的狂笑及狂叫,初聽聞時十分納悶。毒鬼常打電話給兩個人,一個是毒鬼的前女友,另一個名叫喬琪。原以為喬琪為毒鬼與前女友分手的第三者,前兩天他才證實喬琪是賣藥給毒鬼的藥頭,也才知道毒鬼怪異的叫笑聲為毒品所致。兩天前,毒鬼邀喬琪到家裡,他們以為酒鬼與色鬼上班去了,沒其他人在屋子裡,聊起迷幻藥的事不像在電話中以代號呼之,毫不遮掩避諱。喬琪臨走時跟毒鬼說她的親戚正好住在隔壁,要過去看看他們。隔壁的太太也是條毒蟲……這讓他感嘆,知人知面不知心哪。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08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