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37

 

 

餐廳外場維持著沉靜,小劍劍剛醒來,看見毛寶趴睡於一桌。沒睡的凱文看來是剛清醒過來的。一張桌子上堆著蘿拉的禮物,幾個拆開的,一個拆到一半……

小劍劍看了看錶,三點半。

他起身走走。

庭院裡空氣清新,咪妮與老闆開了一桌喝起下午茶來。

「劍哥,來一塊兒坐!」咪妮臉上盈滿笑。

「待會兒,我走一走運動、運動。」小劍劍笑得也燦爛。

舒爽的天氣、優美的環境,怎能不讓人愉快!

他走在庭院中,愈加覺得這兒真好!

蜿蜒小徑穿流前庭後院,處處樹木扶疏,茵綠草地上一墩墩花圃裡萬紫千紅。建築物本體像是從童話書中鑽出來的,拱形門窗鑲於白色木質牆,斜背屋頂上凸出的閣樓簷尖尖地像個塔。

視野放高些……清藍的天空雲朵飄浮著……恍恍然,眼前的,不就是Restaurant City……

「你不要上班,我們來開餐廳!」

「好呀,再給我些時間,公司正擴大營運,我不能說拋下就拋下……」

「每次都說好、好、好!每次也說要時間!公司永遠比我重要!我看你放心不下的根本就是那女人!」

妻子想開餐廳的心願,他十分贊同也樂意配合,卻也真心牽掛公司的發展,而對於咪妮,早已獻上祝福,愛意也轉化成友誼。

妻子走了,他對什麼都提不起勁了。開餐廳,也隨妻子的消殞埋入心田。

「劍哥,來開餐廳!」

咪妮領他進入Restaurant City,使他對妻子的思念在餐廳愈加壯觀、愈加華麗的過程中一點一滴地踏實了。現實中錢、鐵兩家的紛紛擾擾,他永遠逃脫不了,僅能於虛擬的Restaurant City裡偷偷享受那單純的快樂……

不知不覺中走到後院,這兒沒擺桌椅,建築物的門窗也沒前頭的講究,草地的草更沒特別修剪。

微風吹拂,帶來……一張白紙,攤於前方小徑。

在Restaurant City養成了好習慣,見到垃圾便得撿。

小劍劍拾起那張紙,上頭有字——竹笑天,我沒有鐵拉拉美,配不上你,我要和冠熙一起死!蘿拉留。

正感到好笑時,小劍劍心臟發疼,以手撫胸,卻還愈感全身無力……

廚房後門處,鐵拉拉正用鑰匙鎖門。

似乎哪裡有問題,她必須使用兩支手,只好先拋下替蘿拉寫好的遺書,也得將另一手拿著的大湯杓先夾於大腿之間。

她臉上有種興奮異常的詭譎……小劍劍是知道她有病的,然而自身的病已使他撐不了去阻止什麼……就要伏於地了……

「小劍劍!」不想待在餐廳內聽毛寶打呼的凱文閒逛來此,見這不尋常的狀況,他趕緊攙扶住小劍劍。

鐵拉拉聞聲看向小劍劍與凱文,驚訝地愣住。

凱文看她,雖不明白她在做什麼,腿夾著大湯杓著實奇異地令人莫名其妙地想多看兩眼。

因為夾著大湯杓,她的腿須使力而彎曲著,這姿勢是不那麼美觀的。

「我很醜嗎?」看著她的凱文的眼神裡並沒有絲毫讚美或欽羨,鐵拉拉放棄鎖好門,恐慌起來。

凱文沒再理會她,因小劍劍發白的唇顫抖著試圖說話:「去……救……蘿……」

「小劍劍你怎麼了!千萬不要有事!」根本沒辦法聽出來小劍劍想說什麼,凱文只好接過他手中的紙條。

「廚……」

哐!

凱文正在看紙條上的文字,小劍劍話還繼續著,鐵拉拉拿著大湯杓敲在他腦門上。

鐵拉拉高舉大湯杓,眼露兇光,凱文嚇得腿軟,卻仍緊抱著小劍劍。「妳不要亂來!鬧出人命的話,公司會封鎖Facebook!」

她微微笑,「那最好!」

當大湯杓即將落於頂,凱文以手臂阻擋,並抱起小劍劍拔腿就跑。

「不要跑──!」鐵拉拉緊追。

「救命啊、救命啊!」

凱文的吶喊讓在前頭的咪妮聽見,還不解什麼狀況,抱著小劍劍的凱文踉蹌跌倒在草地上。

「天呀、天呀!快來人呀!蘿拉!冠熙!毛寶!」

咪妮驚叫中,鐵拉拉已至凱文面前。

小劍劍毫無意識,凱文四肢已無力,鐵拉拉發著勝券在握的笑容。

「還跑!你死定了!」鐵拉拉兩手緊握大湯杓的柄,高舉過頭,使著全身的力量……

「住手!」

毛寶從她後頭撲倒她!

「快去幫忙呀!」沒其他人可以使喚,咪妮推老闆上陣,自己跑向小劍劍身邊。「劍哥、劍哥!」

小劍劍對她的呼喚沒反應。

「蘿拉!冠熙!」

小劍劍雖不省人事,仍有鼻息,咪妮喊著人來幫忙。

「小劍劍好像說要我去救蘿拉……」凱文對方才聽見的有所意會,將那張紙交給咪妮。

「這根本不是蘿拉的筆跡!打電話叫警察……不,叫救護車就好!」咪妮向凱文交代後也不顧毛寶和老闆正力搏發狂的鐵拉拉,跑進餐廳裡。

此時,廚房裡,冠熙和蘿拉背靠背躺著說著話。

「我好暈……」滿鼻腔瓦斯味已使蘿拉感到無力。

「我也很暈……」冠熙垂著頭,「而且頭很痛。」

「我也是,是誰敲昏我們?」

「可能是……」腦袋濛沌,冠熙很難思考。「真氣人,綁也不綁好,應該讓我們正面相對嘛!」

「呵呵……這個時候了你還能開玩笑……」蘿拉笑著,內心卻是喪氣的。

兩分鐘前兩人陸續因頭部的痛決痛醒,發現兩人雙手遭反綁還結在一塊兒,各人的雙腳也被綑綁起來。

試著解開繩索但徒勞無功,且由爐子火口外洩的瓦斯已滿室瀰漫逐漸濃密,兩人連動手指的氣力都快沒了。

「我們會不會就這樣死掉……」蘿拉閉上眼,她想睡。

冠熙將視線轉去窗戶的毛玻璃上,不透明的,所以看不見外頭,他卻覺得看見了蘿拉微笑的臉……

「我不想死……」蘿拉說話的速度慢了很多,「我還沒……拿到……天哥的禮物……也還沒……吃到……冠熙哥做給我的……」

半晌,蘿拉都沒再說下去,冠熙意識到事態不妙,邊扭動身子試圖碰醒她。「蘿拉!蘿拉!」

她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他知道她昏過去了。

他後悔,後悔昏迷前一秒以為是蘿拉襲擊他。

她不是兇手的,此刻他堅決地相信。縱然她有可能先敲昏他再將自己和他綁在一塊兒……他不再管那些可能和不可能。

相信就是相信!他懂了那份堅定是裝不出來的。

得想想辦法,冠熙張望四周。

他們處於廚房的中央,通往餐廳外場的門已鎖上且以鐵櫃擋著。後門沒異狀,但鑰匙不見了。地上有個平底鍋,靠近他腳邊。

他蠕動了一下,以分不開的雙腳夾起平底鍋的柄。「不成功便成仁,拼了!」

雙膝彎一彎,先試試柄夾得緊不緊,再看看窗子,瞄準一塊玻璃……力量集中去腰部以下,腿一曲,使勁伸開!鍋子飛天!

鏘鏘……玻璃破了,雖然只是一小塊,空氣會逐漸清新起來。

「有沒人呀!」冠熙大喊。

外頭一片寧靜,只好繼續靠自己。

方才嘗試過兩人一起坐起身,但蘿拉根本使不出力,他也沒辦法稱起兩個人的重量。

接收到一些新鮮空氣,冠熙的暈眩感是好多了,但力量沒那麼快恢復。

只好以蠕動的方式移動……他選擇後門。

前門有櫃子,要他在沒手的狀態下移動那個絕對辦不到。且他想,襲擊他們的人應是由後門出去的,未必會從外面鎖起來,且昨日試過門鎖,相當的脆弱。

測身匍匐,還得拖動蘿拉,冠熙是拼了老命。

蠕動、蠕動,終於,靠近了。

歇一會兒。還得戰起身,得用更大的力。

「有沒人呀!」

迴音?間隔這麼久?冠熙納悶。

「有沒人呀!」又一聲,他聽出來是咪妮的聲音。

「咪妮姊!」他大喊並看向破掉的玻璃口。

「有沒人呀!」

窗外沒人,咪妮的聲音來源是在前門。

「咪妮姊妳整我哪!我在後門!」

「有沒人呀!」咪妮似乎聽不見他,還在喊著,且咚咚地敲著門。

「撞門!撞門!」冠熙大叫。

咪妮那兒突然沒了動靜,冠熙決定自己採取行動。

腳蹬著、蹬著,身子蹭著、蹭著,由頭開始,依順著牆面,上半身逐漸直起。

再繼續……腳蹬著、蹬著,身子蹭著、蹭著,真的站了起來!

由於蘿拉較矮,冠熙直著身子的話,就像背著蘿拉。若要少費點兒力,讓蘿拉腳著地,冠熙得仰著上半身……為難之際,又發覺了一項難處──無法讓手部靠向鎖頭。

「咪妮姊,妳不撞門,我來撞……」

測身撞門會是比較好的方式,但他捨不得蘿拉一塊兒撞門,只得先閉起眼,正面以對!

哐!應聲而開!

冠熙和蘿拉又躺在地上了,幾乎是同時「冠熙!蘿拉!我們來救你們了!」

咪妮已讓老闆找來鑰匙開鎖,且和毛寶共同推開前門和鐵櫃。

「咪妮姊妳整我呀!不早個兩秒也好!」望著他們,冠熙極度無奈,背後的蘿拉發著安穩的酣聲,是他唯一感到欣慰的。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36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