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38

 

 

慶生會臨時取消,因人事部三人送醫,錢董事長及各部門主管全都趕到醫院。

蘿拉後腦一處擊傷,雖然吸了瓦斯,並吳大礙,不久候便清醒過來,至醫院只是做些檢查。冠熙與蘿拉情況差不多,額頭多了一處傷,還是活蹦亂跳,做過些檢查後,不知跑哪兒去了。

小劍劍的狀況就差了很多,還未醒來。

眾人集結在他的病房外,竹笑天讓還虛弱的蘿拉依靠著,咪妮和錢董事長臉色沉重來回踱步,小桂子坐著沉思著,鐵算盤拉著闖禍的女兒遠處教訓著,毛寶和凱文因餓著肚子臉色發白著……

醫生和護士由病房走出。

「病人的生命暫時穩住,他醒來了,想見你們。」

聽了醫生的話,所有人都往病房裡走,此時冠熙恰巧歸來,帶著帥警官。

「哪位?」小桂子擋著他倆。

冠熙指著帥警官衣服上的識別證,「警官!」再比比自己,「帥哥!」便直接入內。

「老劍,還好吧……」錢董事長心疼地握著小劍劍的手。

「我沒事……」小劍劍氣若遊絲,但笑容實在的,「剛才,我見到鐵花,她說我還沒到時間呢……」

聽聞妹妹的名字,鐵算盤臉上是愁上加愁。

「鐵哥……」

小劍劍喚他,他至床邊,小劍劍頭部的包紮令他難過,「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沒管好女兒……」

「沒什麼啦,她是不小心的……」

「你還包庇她……」小劍劍的寬容讓鐵算盤感到愧疚。

他知道女兒做過什麼。凱文說明事發經過後,鐵拉拉坦承因為讓竹笑天說醜而事先躲於餐廳廚房伺機等待對蘿拉的報復。

「她是我姪女嘛,怎麼可能攻擊我……」

「姑丈,對不起!」鐵拉拉跪在床邊,滿臉涕淚。「我又抓狂了,控制不了自己,對不起、對不起……當時我真的很怕你們看到我的醜態宣傳出去,我知道錯了,我不會再自認自己多美……」

好久沒聽見鐵拉拉喊他姑丈,小劍劍喜極而泣,拉起鐵算盤的手,「哥,我真的只愛鐵花,你相信我,我到現在還沒有忘記她……」

咪妮摟起錢董事長,「我和老公也是相愛的,鐵哥,你相信我們吧,我們都這把年紀了,再誤會下去只是枉費人生呀……」

「咪妮姊是董娘!」

小輩們皆不知此事,冠熙代表發出驚呼。

小劍劍將錢董事長與鐵算盤的手握到一起,「合好吧,我也能走得安心點兒……」

「老錢……」

「老鐵……」

兩人互相凝視,交換著二十年來的心情,恩怨,放下了。

小劍劍手一鬆,帶著笑的眼閉上了。

「劍哥!」

咪妮痛哭起來,帥警官至床邊,檢查小劍劍的瞳孔和鼻息。「別緊張,他只是睡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大夥兒去吃飯吧!」小桂子移動至門口。

「站住!」帥警官厲聲。

「警官,綁架、謀殺未遂的嫌犯在那兒!」小桂子指向鐵拉拉。

「有這些事嗎?」正義還是得維持的。

「沒有,啥時發生綁架、謀殺?」冠熙裝傻很一流。

沒人相挺,小桂子臉色難看了起來。

「我已查出真相!」

大夥兒看向帥警官。

「貴公司研發部資料遭竊的主謀……」帥警官伸出手指,指向小桂子,「就是他!監──守──自──盜──!」

「你要有證據呀!」小桂子喊冤。

「當然有!」帥警官帥氣地笑著,「其實資料根本不是經由外部侵入電腦竊取!本來就有兩份!」

「那我幹麼報到資安部去!沒事找事做咧!」小桂子靠向竹笑天,「對不?我有通報你?」

「是,但我真的查不出任何入侵的蛛絲馬跡,連直接從電腦複製下載的紀錄都沒有。」竹笑天說,「這點,我也向警方說明過了。」

「不是他功力不夠,根本沒發生過的事怎麼查得出來呢!你的用意不過是要讓公司兩大派系錢、鐵兩家互相懷疑,引發鬥爭,你好從中得利!」

「我得什麼利?什麼都沒有!」小桂子仍辯駁。

「少來!」冠熙說話,「你家那群大嬸早覺得你不對勁,老在辦公室打瞌睡,她們老愛猜你晚上都在幹啥……」

帥警官接來說下去,「經過警方查證,原來你晚上都在應酬公司一些主管和股東,希望他們跟你同一陣線選你為下一任董事長。我已經找了幾個願意作證的……」

「這很正常,向小股東拉票,這不犯法吧!」他輕鬆地聳聳肩,認為帥警官拿他沒轍。

「難怪!」咪妮怒目向他,「昨天開會那麼多人贊成封鎖Facebook,是你從中作梗!」

「別氣、別氣!」錢董事長一旁關懷著。

鐵算盤指著小桂子,「我懂了,你偷偷告訴我研發資料遭竊可能是錢家那邊的人做的,要我提防,原來你在算計我們!讓我懷疑鐵夫人、誤會鐵夫人!我要小天特別監控鐵夫人的電腦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鐵哥,我也錯了,我也安插人員監視你……」咪妮很後悔,「想搶董事長位的根本就是小桂子!」

「還有呢,」帥警官走向小桂子,「你們公司的結構就是兩大家族互相制衡,其實不好突破,你乾脆搬點兒東西走。公司的錢有鐵先生把關,你搬不了,只好轉向研發資源。重要產品的研發資料,你都準備兩份,一份留在公司,一份則帶去你自己另外成立的公司搶先生產新產品,這才有龐大的利益!」

「警官,證據呀!」

「你以為我查不到嗎……」

帥警官的笑容裡信心度百分百,小桂子有些怕了,抖了起來。

「你用你老婆的叔叔的表妹的舅公的姊夫的表姪子的小孩的乾爹作人頭開設公司,對吧!」

小桂子雙腿發軟地跌坐地上。

「他人已經在我局裡,你待會兒可以問問他怎麼那麼膽小,才見到我拿出識別證,他就承認了……」帥警官拿出手銬。

小桂子默默身出手,立時又收回。「讓我死得明白,怎麼可能查得到!」

「用你的Facebook……人──肉──搜──尋──!」

小桂子突感到五雷轟頂,還餘留腦裡嗡嗡迴音作響。

「由你和Facebook朋友的互動,互相留言的訊息,大概可以看出關係的親疏。連結連來連去,各人另設的部落格、相簿、微網誌等等,看看那些更可以知道誰是幹啥的。雖然你們大部分都以暱稱在網上活動,問問Google大神,還真讓我查到幾筆個人資料,有本名就好辦……懂了嗎!」

帥警官不是很詳細地向小桂子解釋一番,他甘願地讓帥警官銬上手銬。

「小熙,靠你幫忙了。」鐵算盤拍拍冠熙的肩。

「義父,不要跟我客氣啦!」

「你是鐵算盤的義子!」咪妮與蘿拉異口同聲。

鐵算盤要開口時,冠熙阻止他,對咪妮與蘿拉挑眉笑了笑。「是我不讓義父說出我和他的關係,連鐵拉拉和竹笑天都不知道呢!」

「那……月半貓老大、殺人狂鷹、長腿大嬸謀殺案真胸是誰呢?」蘿拉問的。

帥警官看看她,又看看床上的小劍劍,什麼也沒說。

摟著她的竹笑天守緊了手臂。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37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