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40

 

第八章 蘿拉的漢堡薯條餐

 

「唉,雖然回公司很開心,但玩起Restaurant City總覺得沒以前那麼過癮……」好大一支槍邊吃漢堡邊對著隔壁的毛寶說話。

毛寶與凱文水火不容,好大一支槍上班後,咪妮便將辦公室座位大搬風。蘿拉暫時一個人坐,冠熙與凱文坐一起,好大一支槍與毛寶坐一塊兒。兩個活保各帶兩個悶葫蘆,咪妮認為此為天造地設的最佳安排。

「死了三個同事,竟然是因為Restaurant City交換食材糾紛,雖然兇手找到了,但也是同事!真的有點兒毛毛的……」

毛寶沒回話,好大一支槍仍滔滔不絕。他的嘴並不閒,還得偷空啃口漢堡。「小劍劍是殺人兇手……我還是沒辦法相信……」

電腦螢幕上,他正裝飾他的餐廳,一塊塊鋪著地板,他想要以兩種顏色的地板在地上拼出心型。

「小劍劍還在醫院嗎?你有去看過嗎?要不要我們下班一起去看他?」

是問句,毛寶得回答他。「昨天蘿拉提議大家一起去,但咪妮姊說錢董事長把他帶到南部一家熟的醫院去療養。」

「那禮拜六一起去!看看要不要在南部住一天,我們還可以找地方玩玩!」

「蘿拉也這麼說。」

「以前我跟蘿拉的意見就常常一樣!下午來找她商量……」得意的好大一支槍終於注意到毛寶臉上的不悅。

他盯著好大一支槍吞下最後一口漢堡。

那漢堡,也為不悅情緒的來源之一。

「不要這樣啦……」好大一支槍老早瞭解毛寶的心,「我又不是竹笑天,不用嫉妒我啦……」

毛寶還是很不高興。

好大一支槍四下望望,辦公室裡沒其他人。

都在辦公室吃午餐的蘿拉已改了習性,中午和竹笑天一塊兒去外頭的速食店吃。

「我早就知道你喜歡蘿拉,我以前也喜歡過她哪……」

原來是同好,毛寶臉部表情和緩多了。

「我有約過她,都被拒絕。有一次忍不住跟她表白,她當然沒接受我,不過跟她還是好朋友,這樣也不錯。」好大一支槍不好意思地,「蘿拉真的很可愛,就算早知道她有男朋友,且可能是全公司最帥的竹笑天,我還是放棄不了追她的念頭。雖然明白失敗的機率高達百分之兩百,好歹我試過,也向她表達了自己的心情……」

「我怎麼都不知道你在追蘿拉?我從來也看不出蘿拉和竹笑天在交往?」毛寶納悶極了。

「你呆呀!」好大一支槍玩笑地弄了一下毛寶膨鬆的頭髮。「觀察、觀察就能發現很多事!」

毛寶更加不悅,「我很注意蘿拉!我知道很多人在追她!」

「我一陣子不在,

你跟蘿拉表白過嗎?」

毛寶垂下頭。

「怕被拒絕就永遠沒有機會!」好大一支槍拍拍他,「你什麼都好,就是沒自信、沒勇氣!」

「我有!」

「那就去做吧!不過……」才替他打氣,好大一支槍也澆上一盆冷水,「蘿拉和竹笑天已經公開了,而且正甜蜜……」

「我要試試!」毛寶鬥志昂然。

「祝你成功!」好大一支槍獻上誠摯的祝福,圖時也在思忖著過幾天要如何幫毛寶開個失戀派對。

暗戀夠苦,他深切感受過,所以要解救毛寶。

失戀夠痛,上次離職就是因為日日看著蘿拉便會思及被拒的情景。其實心傷至今仍未撫平,所以得拖毛寶下水,一塊兒治療心傷!

好大一支槍果然是不甘寂寞愛熱鬧的人!他內心嘻嘻笑著,手指操作滑鼠到隨意挑個朋友的餐廳去逛逛。

「其實……」

毛寶主動起頭,好大一支槍認真聆聽。

「我早想約蘿拉……」他羞赧的,「她喜歡吃漢堡、薯條,我想請她到我家,我做給她吃……」

「好呀、好呀!」好大一支槍極力稱好。

「這樣成功機率就比較高了吧……」

「對呀、對呀!好大一支槍點頭如搗蒜。

蘿拉進來了。

他們看著她回位子坐下。

「去!」好大一支槍慫恿他。

毛寶沒動作。

他拉過毛寶的耳朵,小聲地說:「等一下就很多人了,快去!」

「可……」

好大一支槍提了他的領子讓他站起來。「蘿拉!」

「什麼事?」蘿拉往他們那邊看去。

明明聽見是好大一支槍,看見的卻只有毛寶?

毛寶站得直挺挺,推了毛寶便縮回的好大一支槍在底下推著毛寶的屁股要他走出位子。

毛寶的身子一吋吋移動中,蘿拉心想的是方才似乎看見好大一支槍的身影,怎麼那麼快跑出去了?她絲毫沒注意毛寶不自然的姿勢。

被趕上架的鴨子,毛寶心一橫,大步走向蘿拉。

「毛寶哥,好大一支槍呢?」蘿拉先開口。

「他……」

他,拖了很久沒下文,蘿拉也很難接下去,兩人大眼瞪小眼好一會兒。

「毛寶哥,你最近有蕃茄嗎?」蘿拉冒出這一句,因她實在想不出與毛寶之間的好話題,除了Restaurant City之外。而冠熙三不五時纏著要蕃茄,蕃茄便在她腦子裡留存鮮明印象。

「我……我……想請你到我家,我做漢堡、薯條給妳吃。」前頭結結巴巴,後頭救順了。

由冠熙口中得知毛寶喜歡自己,她自是瞭解毛寶的心意。

「拜託!我知道妳不會喜歡我,讓我為妳做一餐!拜託!」

兩次拜託,活生生讓蘿拉吞下擬妥的拒絕說詞。

「答應我,我會換蕃茄給妳!」

這更難以說不了。「……好。」

「那今天晚上吧!」毛寶欣喜若狂地奔回位子。

蘿拉轉回面對電腦螢幕。

她的Facebook上,和竹笑天的聊天室還開著。

今天晚上……本來和竹笑天說好去看電影,方才竹笑天說有事要改期,不過他會先送她回家。

怎麼辦?

下班不用送我回家,我和毛寶哥……字打到這兒,她停了停。

他和毛寶哥不熟,可能會不准或擔心……心想著,她將「毛寶哥」刪除,重新打上「冠熙哥」。

去男人家裡……他一定不准還會生氣,又想到了,蘿拉將整句修改成:下班不用送我回家,我和冠熙哥去逛逛再回去。

傳送後,竹笑天立即回:好,不要玩太晚。

呼──蘿拉吐了口大氣,但還是不怎麼輕鬆。

拒絕男人的告白,她有經驗的,但毛寶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與其他同事有些不同。

毛寶為她進公司第一個認識的同事,在她眼裡,人人都對她好,而毛寶是最照顧她的……像哥哥那樣,她這麼覺得。縱使毛寶與他人不同,心存就只是如兄如妹的情誼,從不曾想過毛寶會喜歡她。

她沒有辦法像拒絕其他男性追求那樣拒絕毛寶,傷他的心,也會傷了自己的。他是那麼好的一個人呀!

「吃飽就發呆,在想我嗎……」冠熙的聲音如魂般由背後響起。

「是哪,我是很想……整──罐──吸──」蘿拉越來越能適應冠熙說話的方式,回應起來也頗順暢。

「伶牙俐齒哪!」冠熙邪邪地笑著,「我會請天哥用嘴唇狠狠封住妳那學壞了的小嘴~」

還是輸了,蘿拉瞪他一眼就不理。

冠熙樂呼呼地回座,凱文正好也回來。

對於咪妮換座位的決策,冠熙是唯一反對的一個。離開蘿拉不說,還得跟全辦公室最沒趣的凱文坐在一起。

「有沒有蕃茄?」

凱文正將褲子口袋裡的東西掏出,有優遊卡、鈔票、硬幣、中午午餐和飲料的發票。「沒有。」

「你不是坐公車,怎麼有優遊卡?」

凱文似乎被這問題困住,一會兒才笑說:「你沒優遊卡嗎?坐公車也可以用優遊卡哪……」

「你朋友有沒有?幫我換一顆來嘛……」又回到蕃茄上。

「沒有……」他把發票一張張疊好,正眼都沒看冠熙一眼。「最近都沒看過蕃茄,我也覺得奇怪……」

對話難得接得下去,冠熙靠近他一些,「真的?假的?」

「真的。」立可帶壓上發票後,凱文打開電腦螢幕,還是沒有望向冠熙。「蕃茄缺貨,你先換升別的菜色嘛……」

「我不要,我對羅宋湯情有獨鍾!」

對話就此結束,冠熙意興闌珊地開始工作。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非死不可 Restaurant City殺人事件》039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