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14

 

這條巷子不大,應該不是讓人通行用的,算是防火巷而已。我家與這小巷隔鄰的公寓一樓這間房子裡住了四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

這事是我的妻子告訴我的。

我不是一個美好的人,我的妻子更不會是。我的妻子從不尊重他人只顧自己。最受不了的是,不論我有沒有在聽,我的妻子總是一直在說話。從沒見過如此愛說話的人,聒噪到了一個境界。

那四個年輕人,我不認識甚至沒見過他們,我當然不會對他們的生活感到興趣。

菸將燒盡,最後一口我多用了點兒力吸,菸頭的火光驟然放大增亮,呼出煙同時我將菸扔到地上,踩熄。

不知是否為尼古丁造成的興奮感,我的心跳出奇地快。看錶,凌晨一點多,我走進巷子裡。

這條巷子小得只能容一個身材不寬胖的人通過,兩邊皆是灰色的牆壁,上面規則地排列每層樓的窗格,徒生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力。因為是夜晚,窗格無序地敞開或緊閉、亮或滅,更會讓人心生被窺視的不安全感。

我走向那四個年輕人的窗格前。

這種窗比起一般窗戶的尺寸較小、離地位置較高,為浴室的氣窗。我家靠這巷子也是浴室的牆,也有一個如這樣的氣窗。我家的氣窗是關上的,僅在洗澡後才會將氣窗打開替浴室裡換換新鮮空氣。他們的窗子是開著的,裡面沒開燈,髒污的紗窗上好幾個大大小小的破洞。

抬頭,我看看其他人家的窗戶。兩邊的房子全一樣,靠這條巷子的窗戶只有一個,且皆為氣窗。

我笑了,我很滿意這兩棟公寓的格局,尤其這些氣窗面對這條小巷子的安排。沒人會沒事趴在氣窗往下往外看吧,因此我將一截女人的腳趾丟進鄰居的浴室裡將不會讓人看見!

我清洗過她的腳趾並擦拭乾淨後才放進口袋裡。當我一手夾著香菸吞雲吐霧,另一支插在褲袋裡的手無意識地把玩腳趾起來……那觸感柔軟地……令我感受到懼怕。不應該是這樣的感覺吧。仔細想想,我真的無法解釋自己為何把她的腳趾收進口袋裡。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須丟棄她的腳趾。

踮起腳,我將腳趾從紗窗的破洞丟進去。

手上一空,我閒步步回家。

腳趾會掉落在哪裡?

如果他們那邊的浴室和我家的一個樣,這氣窗在室內那頭是有窗台的。腳趾會掉落在窗台上,許久之後他們才發現已腐爛不成形的腳趾?抑或,腳趾直接掉落在地板上,他們一進浴室便看見,嚇得魂飛魄散趕忙報警?

想像著那四個大男生的臉孔,我不知道腳趾會對他們造成什麼影響。雖然好奇,但我並不打算知道。那不關我的事。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13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