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15

 

第三章

 

週一的公休之後禮拜二了,馬言森比平時提前些時候到達酒吧,早來的同事看見他一個人來上班皆表訝異並關懷地詢問羅彥澤是否身體不適。

他倆住在一塊兒,同事幾乎都知道。通常他們會一起上班,例外的原因多是其中一個有事晚到或請病假。

這回馬言森說不出羅彥澤沒和他一道出門的源由。事實上,他也不清楚那原因究竟為何。

羅彥澤怪裡怪氣的,馬言森一早起來看見他便有這樣的感覺。他沒和平日一樣主動和馬言森打招呼就算了,還懷著惱怒氣憤的眼光瞪向馬言森。問他怎麼了,他張嘴卻沒吐出半個字,後來他回房間沒再出來過。要出門時馬言森敲他房門,不開門,隔著門板他的聲音淡然傳出:「你先去吧,不用等我。」

心裡有另事懸著,馬言森沒心情顧他不知哪來的古怪情緒。

嚴若芳呢?馬言森比較在乎這個。

昨天撥了數十次電話給她,她沒接也沒回。今天起來以後又打過幾通,「您撥的電話未開機!」

只能聽見這樣的回應,他擔心她。

酒吧現在還不到開放客人入場的時間,服務生都在做準備工作。在吧台的馬言森邊做事邊看著外場的服務生們。嚴若芳一直沒打他眼前經過,以往在這個時候她老朝他這邊跑。有時問問他缺不缺檯布,她要進內場,幫他帶幾條過來。有時她說她的事都做完了,問問他需不需要人手。有時她悄手悄腳地出現,問問他吃過沒,她想偷溜出去買點兒東西。有時她只是甜甜一笑……

他和她那天那樣好過,她怎麼可以說不見就不見!沈重的失落感,他無法釋懷。

過了打卡時間已久且將屆開場,始終沒有看見她的身影。工作告一段落,他倒了一杯伏特加酒,沒摻水加冰也沒混添其他酒品或飲料,一口喝盡。

他從來沒分清楚伏特加、琴、萊姆、龍舌蘭、白蘭地等這些酒入喉後有什麼不同,但他愛喝伏特加,只因為這酒嗅聞起來的酒精味道較濃重。

雖身為酒保,馬言森其實對於調酒不算真的內行。看過幾本教學書籍便應徵起酒保的工作,他也沒想到真會被聘雇。

客人來來去去,常點的調酒不外乎就是長島冰茶、瑪格麗特、邁泰等幾種。邊學邊做、邊做邊學,他的功夫在這小酒吧裡還算夠用但也長進不到哪裡去,反正拿起酒瓶看起來有三分樣便可稱專業了。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14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