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16

 

有些客人會要他耍耍甩酒瓶的花式動作,抽時間練習幾次,偶爾也應觀眾要求來上兩手。但有一回摔破一瓶酒,之後他老被經理盯著。見他擺起架勢,經理即會趕至他耳邊叮嚀:「客人是來喝酒的,不是來看你摔破瓶子的。況且公司給你薪水是因為你會調酒,不是因為你會耍花招。雖然那樣看起來很帥,但你因此增加了公司的營業成本……」

喜歡酒,工作能與喜好相結合,他滿意了,當然得遵從經理的告誡。經理雖然討他嫌,但他不會因此興起換工作的念頭,他一向安於現狀,不樂於改變,更不期盼遇到轉折。

不情願歸不情願,將起變化的時候,就那麼樣,不知不覺中過日子的方式也將要不同了。

他又想起那天的嚴若芳。那一身桃紅早已深刻腦海,不時地躍上躍下思想中,在眨眼間,彷彿可以看見她。縱然眨眼只有一瞬間,無數次的眨眼累積下無數次的想念。

思念的感覺很奇妙。更奇妙的,他想起她時一定連帶想到……腳趾。

很詭異的聯想,但這由不得他,他想她就得想到腳趾。

日常多了想念這回事,真是不同了,但為何由不得自己?生活要改變要由自己決定不是嗎?他思考。

胃一陣抽痛,他的手伸去上腹部按壓。

胃痛非一天兩天的事了。看過醫生,醫生說他罹患胃潰瘍並囑咐不要再喝酒。他沒聽醫生的話,也很少回診,除非痛得厲害。

「馬言森!」

赫然的叫喚令馬言森嚇了一跳。

是羅彥澤,一臉鐵青站在遠處。

當馬言森看向他,他緩步走去。一步、一步,步伐不具規則的頻率,加快又放慢,慢了接著又快了。步伐之間,他拿不定主意該不該開口。先攤牌,有勝算嗎?抑或,佯裝無辜者,該先保持沈默?

如此難決,因為面對的是馬言森。如果面前是莉娜,並沒有什麼好考慮的。等待莉娜一刀捅向自己,這段時間就算只有一分鐘,他都難熬。

馬言森望著他接近,愈加感受到一股壓力。這感覺很莫名也很無奈。

隔著吧台,相望。

他應該有話要說,馬言森如此想。

可他一直不開口。

「幹嘛?」馬言森討厭這種沒由來的對峙。

原本就無冤無仇,昨天以前還是好兄弟,到底怎麼了?

羅彥澤張開嘴。

他的嘴型僵著一個形狀但沒發出任何聲音,倒是輕柔的爵士樂音自店裡的播音設備流洩滿室。端坐在內場辦公室的經理打開了音響主機,準備迎接客人到來。

樂音使人情緒舒緩,羅彥澤張大的嘴慢慢閉上,無表情地離開馬言森面前。

目送,他遠去的腳步在馬言森眼中愈加不清晰,因經理正調整店內的燈光亮度,渺如燭火的點點光亮旨在綴飾幽暗氛圍。

來此的客人不須要看得太清楚,唯有經理的座位一定得光線通明。他翻開帳本,開始核點一張張出貨單及帳單。

夜,開始了,經理的思路格外分明。雜亂的帳務之外,他還得記住等等要聯絡今日無故沒來上班的女服務生。

那個姓嚴的女孩從來沒曠職過哩……經理想起嚴若芳在上次員工聚餐時坐在馬言森身旁直展露著開心卻羞怯的笑容。

在四十多歲的經理眼裡,酒吧裡這些個二十多歲的工作人員全是小孩子,他能輕易看出他們的心情。他從不反對員工之間談戀愛,只要不妨礙工作。因為感情而影響出勤,很要不得的。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15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