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17

 

 

「小靜、小靜……喂、喂,妳有聽見嗎?」

窩在床鋪靠牆的一角,手機貼在耳朵上,王翊翔卻沒聽見任何回應傳來。電話是撥通的,他確定。

「小靜、小靜……喂、喂,妳有聽見嗎?妳聽我說,上次……上次……」

喉嚨有些酸澀,腦筋也有些酸澀,他突然不明白自己該講些什麼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上次……」道歉吧,不管上次他對她做了什麼,都該道歉的。

接下來,他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而電話那一頭仍然沒半點聲音傳回。

他摁下斷話鍵。

今天第幾通了,已算不清。

喉嚨湧上乾燥感,腦筋也是。他摸摸手臂、摸摸身體、摸摸大腿。

乾燥之後是一種搔癢感。

喉嚨搔癢、腦筋搔癢……他全身都搔癢了。

大口吞下兩口口水,他抓抓脖子的搔癢處,再抓抓小腿腿腹。

是藥癮犯了,但他身邊沒藥。

他又開始撥打電話。

此次很快就有回音:「您撥的電話未開機。」

他用發顫的手指再撥一次。

「您撥的電話未開機。」

再一次。

「您撥的電話未開機。」

「是怎樣!是怎樣!連喬琪都不理我!」手指發顫,他的牙齒也在打顫,抖動了發怒的音調。

沒藥,他很不舒服。

鼻腔裡似乎有鼻水,用力吸著。嘴裡好似含著酸讓不斷分泌的唾液多到得流出嘴外,也用力吸著。

出汗了,全身的毛細孔都出汗了,從頭頂算起,無處不冒汗。

抖著、流著,在這大夏天的,他卻感受到無比的寒冷。忍著身體的不適,他強握住手機,手指卻抖得連通話鍵都按不準確。

無力,這感覺由腳底攀上,讓他的身軀往一邊傾倒。

眼皮也無力了。闔上眼的最後一個影像──一大片的桃紅色,不得不,他想起腳趾上的桃紅色指甲……

「啊──」用最後一絲氣力,叫出一聲。

從合不緊的嘴唇延流出的唾液弄濕了一小塊床單,桃紅色的濃度產生了深淺不同的變化。

小靜,我愛妳……在夢裡想像不須費力,他使勁地朝她歡笑、使勁地將她擁抱,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潰散他的想像,除非他醒來。

如果非得醒來,他要趕緊找到喬琪才行。

喬琪、喬琪,妳在哪裡?這一份思念與對何依靜的那一份截然不同,但也是亟需的、迫切的。

他要何依靜的愛、他也要喬琪賣藥予他。兩個他都要。

如果一定得放棄一個?

眼皮抖動了一下。就一下,因在夢裡不該思考這問題。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16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