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19

 

第五章

 

「喂!喂!」

嚴若芳讓一個女人的聲音吵醒。

「幹什麼?」半睜眼,濃重睡意讓她眼前一片朦朧。

「妳有看到嗎?」

「呃?什麼?」她不曉得女人問的是什麼,也不很在意。在勉強睜開的眼裡只看得見身旁的馬言森睡得安穩香甜。

「幫我找找呀,妳看見過的。」

「我要睡覺……」她拒絕女人的要求,窩進馬言森的臂彎,拉好被子要再睡下。

「喂!喂!」女人把她整個從被窩裡拉出來。

「幹什麼啦!」

她雙手揮舞欲抵抗,卻沒一下碰到女人。

「幫幫我嘛!」

「妳好煩!」氣憤使她完全睜開雙眼,瞪向女人的臉孔。

這一眼,她說不出話來了。

「我的腳趾呢!我的腳趾呢!」

女人沒有五官的臉孔白板板地矗立她面前。

「我的腳趾呢!我的腳趾呢!妳看見過的!我的腳趾呢!」女人不知用何處發出的聲音帶著迫切的焦急也帶著戲謔的笑意。

盯著沒臉的臉似乎沒什麼意義,嚴若芳的視線由她的臉上移往她的身上。依序,赤裸的身軀、大腿、小腿、腳踝、腳掌……右腳該長著小趾頭之處像打開的水龍頭那般不斷地冒出血。

「我的腳趾呢!我的腳趾呢!」

女人持續喊叫,嚴若芳也想,嘴卻無法張開。

不止嘴,她全身皆無法動彈。

女人將右腳舉起,舉至她眼前……再高一點兒,到她頭頂上了。

女人的血從她頭上淋下,猶若在替她淋浴。

那血有著一股腥臭味道,立即沁入她的鼻、她的口,順著她的臉、髮,撲滿一身……

「啊──」終於叫出聲。驚醒,嚴若芳直覺全身濕漉漉的,噁心感瞬間爆開衝了滿口。

嘴裡鼓漲,耐不住,只夠時間趕緊讓頭部移出床緣。她吐了一地,吐掉一整天所吃的食物。

她摸摸自己、看看自己,確定自己身上的潮濕感為汗水所造成。緩著呼吸,她確定自己深處自己的房間裡、自己的床鋪上。

驚心動魄,所幸只是噩夢一場。這噩夢已夢過好幾回,每次都嚇得魂飛魄散,每次也都吐得腸翻胃攪。在夢裡的驚嚇感受無可言喻,但只要醒來然後吐一吐,就不會再感到害怕。

清理好嘔吐物,接踵而至的虛弱感讓她回到床上。

幾天來受噩夢影響,她吃了東西也吐了東西,的身體狀況變得很差。常感到頭暈目眩,唯有躺在床上才會感到比較舒服。但一躺下來就有睡著的可能,一睡著,又會夢見索腳趾的無臉女人將她弄得一身濕。

她覺得自己好慘。怎麼會這樣?她不瞭解,她只知道,都是從那天開始的。

那天,大清早剛過七點,她要從馬言森住處離開,臨走前去上個廁所,在洗手台上,她看見腳趾。

腳趾讓滿腦的甜蜜情愛瞬間轉為驚悚恐懼。逃回自己家以後,不敢接聽任何電話,也不打算再去酒吧上班。她不要再見到他,不然,她覺得自己的腳趾將成為另一個女人受到驚嚇的因素,而自己,可能成為一具少了腳趾的屍體。

拿起擱在床邊的遙控器打開電視,嚴若芳想找個節目觀看好不讓自己再睡著。

電視頻道在轉至新聞台時停下。這幾天都沒看新聞,她這麼想。

「……打撈出兩具屍體,一男一女,身份有待確認。令警方不解的是,其一的女屍右腳小趾頭不見蹤影……」

嚴若芳將手中的遙控器拋向電視機,一把抓起被子蒙住自己,尤其是耳朵。

驚懼的淚水弄濕了床單,令她作噁的潮濕感使她又吐了。

這回來不及吐到地上。嘔吐物沁入床單纖維,潮濕更大一片、驚懼感也更擴一層,胃部自主地顫動,她不斷地不斷地吐、不斷地哭……直到無力而昏厥。

「喂!喂!」然後,在夢裡,她又得被喚醒。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18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