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20

 

 

「幹!真煩!」羅彥澤邊抱怨邊將打好要發給陳學康的簡訊傳送出去。

放下手機,他走向陳學康的房門前。

「陳學康!在不在!」他用力敲幾下門板。

該繳房租的最後期限已過數日而陳學康一直沒匯錢給房東。

羅彥澤一直以來都幫忙房東劉繼斌管理這屋子的大小事,所以他得催收其他室友欠下的租金。

催房租這件事本來很簡單。繳租日期到了,每個人該自動匯錢到劉繼斌的銀行帳戶裡。如果過幾天劉繼斌少收到誰的錢便會打電話給羅彥澤請他幫忙催一下,而這種狀況幾乎沒有發生過,只有王翊翔有過兩次遲繳紀錄,他說日子過糊塗了日期全記亂了,經羅彥澤提醒,他便馬上繳清。

「陳學康!」雖覺得沒用,羅彥澤又敲了幾下房門。

打過陳學康的電話幾天了,都是沒開機的狀態,於是他傳簡訊,傳了幾封,陳學康仍舊沒匯錢給劉繼斌或回撥一通電話。

「幹!」他用腳踹房門。

羅彥澤的舉動讓剛好從房間裡出來的馬言森瞧見。

四目相交,莫名的對峙又開始了。

這幾天他們不再一同上班,在店裡除非是客人的事否則也不交談。同事們覺得他倆奇怪,馬言森則覺得,奇怪的人唯有羅彥澤一個。

他真的怪了,不理會馬言森就算了,他不再勾搭漂亮的女客人,下班獨自回家獨自睡覺。

「幹嘛啦!」馬言森衝口。

羅彥澤張開嘴卻又沒話說出。

縱然確信馬言森和莉娜是同夥人,但他依然不確定該不該先出手。

幹!我才該問你們到底想要幹嘛!他真想這樣說。

自那天以後莉娜沒再去過酒吧,也沒給他任何訊息。

他們一直沒有行動讓他難受,如一根硬挺挺的刺就頂在背後,他們不刺他卻也不拿開,就那樣頂著,他坐立難安。該先攤牌?該沈住氣?他心裡明白後者的決定較佳,但一口氣憋著讓他覺得自己像隻縮著頭的烏龜。

不能做些什麼嗎?

「阿澤你到底想幹嘛啦!」馬言森大聲地說,「吞吞吐吐,好幾次都這樣,你想說什麼就說!」

馬言森平時沒脾氣的,看那氣結的模樣,令羅彥澤一時間覺得他是無辜的。但,如果他無辜,腳趾又該怎麼解釋?住處的浴室裡天外飛來一腳趾,已很荒謬,之後那腳趾好似從沒出現過那般安靜無聲。腳趾呢?他不在意這問題,瞭解到腳趾出現的意義便可。馬言森不會是無辜的,羅彥澤寧願相信自己的判斷,否則那荒謬的腳趾無法合理化。

「你最近有沒碰到這傢伙?」羅彥澤指著陳學康的房門,「他這個月還沒繳房租。」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19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