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21

 

「沒有。」馬言森想了想又說:「禮拜一休假的時候我一整天沒出門都在客廳看電視到晚上十點多,沒看見他回來。」

「幹!」羅彥澤又開罵,「媽的房租也沒多少錢,不會為幾千塊跑路吧!」他朝房門踹幾腳,「幹!錢又不是繳給我的,早知道不要答應斌哥,叫他自己來收!幹!」

他的情緒差到了極點,連劉繼斌都拖來罵。

劉繼斌年已花甲,家族在這地區擁有許多地產,他名下的房屋為數也不少,一直都是靠房子租金過生活。收租公的日子看來清閒悠哉,但房子多,要管的事便多,有時也會忙到焦頭爛額。羅彥澤搬來沒多久,和劉繼斌相處幾次後,劉繼斌便要求他幫忙處理這間房子的事務,代價是不收他的租金。羅彥澤與劉繼斌年紀上有段差距但性格頗為相合,見劉繼斌沒妻沒子,平日如父執輩那般親切以待,這樣一丁點兒小事,羅彥澤當然答應幫忙。

「你最近心情不好嗎?」馬言森問。

他不希望羅彥澤的情緒是因為自己,縱使已然如此明顯,他期盼羅彥澤給予一個解釋。要真有什麼問題,應該只是誤會,他深信彼此之間的情誼。

藉著撥弄頭髮,羅彥澤試著平復情緒再看向馬言森。

「是怎樣啦?」馬言森輕聲地說,微微帶著諒解的笑意。「說嘛……」

張嘴,他真想說了。

閉嘴,他不能說。

那嘴角潰縮下彎的形狀看在馬言森眼裡,忽然感覺到羅彥澤在懼怕。他在懼怕什麼?不由得,腳趾浮現馬言森腦海。

阿澤也看見過腳趾?該問問嗎?

你喝醉了吧!如果他沒有看見過腳趾一定會這麼回應。腳趾掉進馬桶沖入化糞池已死無對證,縱然馬言森親手觸摸過腳趾,沒憑沒據,荒謬的言詞肯定被視作醉話。

不由得,腳趾之後嚴若芳嬌俏的臉龐攀上馬言森紛亂的心緒。

為何腳趾與她總是一道?更讓馬言森無法將腳趾推卻給其他人。

嚴若芳是個美好的女人。見馬言森不好男女之道,羅彥澤曾跟他說過不少與女人交歡之事。女人該美在哪裡、該好在哪裡,羅彥澤講解得鉅細靡遺,他沒多用心聆聽,但他深切地懂得,嚴若芳是美好的、美好得值得愛的。

愛了,早愛了,就在那一夜。

甭管有無腳趾,思念一個人怎能不捨晝夜、怎麼無端又無稽?是愛。就一夜,他便愛上了她。但愛來得太快,他有些無法接受。愛情就是沒有規則沒有邏輯,愛了就是愛了?抑或,自己壓根就是個性好漁色之徒,由性而愛了?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20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