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短篇《蛋》009

 

「死,這個字是不對的,不應該有這個字。」

死,他從大人們講論輪迴這件事時一旁聽來的,在腦海裡留下了懵懵然的印象。人會死,死了後會再生。生了、死了、生了、死了……這就是輪迴。怎麼會沒有死?那怎麼再生呢?那,就沒有所謂的輪迴了?他想瞭解下去,但更想走了。不知在這裡待了多久,家人找不著他,一定以為他跑哪兒玩去,將討來一頓罵。「我該回家了,我媽媽很囉唆,會罵我……」

「看來你根本不懂嘛!」

他儘量婉轉地說,沒想到招來的是怒聲。

「算了,其實我沒有資格說你,我也像你這樣很想出去。或許吧,每個人都會這樣想,除非懂得了一些事。」

懂什麼?不能再無止地思考下去,應想想該怎麼出去?他望了望,感覺上,蛋殼並不厚,出去應該不難。

「也或許……」方才那番話還沒完,「你想的、我想的、其他人想的,都只是一個想法,而所有的想法,根本就只是一個,所以,我們都一樣,我是你、你是我、我是其他人、你也是其他人,其他人也是我、也是你……」

他不懂。

「也就是說,根本沒有你、沒有我、沒有其他人,都只是一個思想,所以沒有死,也沒有生!以為生死在輪迴裡,卻根本沒有輪迴!但這就是輪迴!」

話是說得越來越玄,他覺得厭煩了。「我再不回去,我媽媽真的會罵死我……」

「呵呵……」那方笑了,「你不是你,你出不出去都一樣!」

他開始敲打殼壁。

「我想通了!我終於懂了!我氣憤她讓我出不去便捉弄她,其實捉弄了自己。我就是她、她就是我,她出去了,也就是我出去了!又可以這麼說,她不是她、我不是我,所以我不在這裡,卻也不在外頭!更可以這麼說……我在這裡也在外頭!呵呵……」

蛋殼給他弄破了一個洞,而那片笑聲正好消歇了。

「你走了嗎?還在嗎?」他問。

沒回答。準是跑回家了,他這麼想,邊讓頭、手湊近洞……一陣暈眩……

「別忙了!你不是你、你是我、你也是她!我在這裡,你就在這裡!她不在這裡,你也不在這裡!快點兒想通吧!」

睜眼,聽見的話語彷若由夢中帶出來,迴盪著。她擺擺頭,希望快些清醒過來。伸個懶腰,迴盪感之外,什麼都不記得了。

午睡夢見了什麼並不挺重要,想想去哪兒玩耍才要緊……記得這幾天都看見對門的傑哥哥往後面的小山坡跑,她也想去那兒看看,一定是個好玩的地方!

從床上下來,家裡四處看看,沒見著媽媽,她笑著,悄手悄腳打開大門,往山坡去。

心裡怦怦然,是有所期待的,也有那麼一點點疑惑──好熟的路呀,走過了嗎?一蹦一跳的步伐慢了下來,她覺得,必須想起些什麼來……

 

end

張苡蔚

1341010609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詭短篇《蛋》008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