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28

 

第八章

 

要在距離家近的地方停車越來越不容易了。一直以來附近的停車位就很少,因為這樣早有搬家的想法。除此之外,我很不喜歡這地區到處皆是老舊的氣息。我和妻子現在居住的房子也是老舊的,屋齡將近四十年。我有的是錢,妻子手頭上居住環境優良的房子不知有多少間,她就是不願意搬家。

也罷,她不讓我好停車,我也有晚歸的正當理由:正常下班時間回來可能得花上兩個小時才找得著停車位,晚點兒回來車子會好停些。

其實她從來也沒要我給她為何晚歸的理由,她根本不在乎我回家的時間。不願早回家不為了什麼,主要我不喜歡妻子一見到我便開始滔滔不絕。我可以早回家,甚至不須日日進公司,但我真的不喜歡她一直對我說話、說那些根本不關我們的事的話。

實際上她是個安靜的人,每個人,除了我之外,皆這麼認定她。她是,沒錯。忘了什麼時候開始的,她變得多話、跟我多話。身為她的丈夫,她愛說,我不能不讓她說。我與不與她對話,她都可以說個不停。對我而言,有種被折磨的感覺。對她呢?她感受到了折磨人的快感嗎?

在家後面的空地邊找到位置停車。這塊空地荒廢已久,周圍圍繞的竹籬笆表示這塊地有人持有。十幾年了吧,從沒將要建設的跡象,就這樣荒廢著,拿來作收費停車場不是很好嗎,地主沒注意到地區居民的停車需求嗎。地主八成是妻子的某個親戚,也是個自私的人吧。

自私是他們家族的血統與傳統。

「噢!」

腳才從車子裡踏出,鞋底下柔軟得不似地面,同時間出現叫聲。一縮腳,我發現我踩到的是一支人手。

「對不起。」我向蹲在我車旁的人致歉。

當我下車到鎖好車子,那人一直蹲在我車子的左前輪與籬笆之間。看他的樣子,很年輕,應該和女兒差不多年紀。但他的行為怪異,神情也怪異。

他一直蹲在這裡嗎?我剛只是用腳踩到他,要是他命不好,會是我的車輪碾過他的手。

我蹲在他面前。我望著他,他也望著我。

離我們最近的一盞街燈快壞了,忽明忽滅。斜灑的亮與暗交錯中,他的眼神好空洞,空洞得好無助。

他怎麼了?

一個明滅之間,他退出我的注視,瑟縮起身子靠向我的輪胎。

他嘴裡碎碎唸著:「小靜……」

是女人的小名吧。

「我好愛妳,妳回來嘛……」

他為情所困。

可憐……多久不覺得人可憐了?

職場上的鬥爭、商場上的競爭讓我看透這世界的現實。人不能被可憐,也不能可憐人,否則就會被淘汰。為了成功,再卑鄙的手段也得使盡。打敗敵人千萬不可以軟手,一定得讓敵人輸到無可翻身的地步!遺失憐憫之心,在進公司以後。進公司……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那時,我也年輕,和他差不多吧。那時,我也曾為情所困嗎?

不記得了。

我靠近他,他湎靦地對我笑了笑。

他真的可憐。他已不成人形,被愛情折磨得不成人形。因為愛情,他遺失了多少美好的部分?

伸進西裝口袋,我拿出刀子。這刀子樣子很特別,對我來說也有一層特別的意義。我遞給他,我要將刀子送給他。

他握著,看著。

貼向他耳邊,我跟他說:「你可以殺掉你憎恨的人。」

然後我走了。

為情所困的人都應該得到一個解決之道。他無能為力,我應該幫助他。遺失的部分可以拾回嗎?我不認為。但見死不救是一種罪。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27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