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29

 

第九章

 

劉繼斌走進一間海產店裡。

位於角落的一張小桌子上一手啤酒、幾盤菜餚,羅彥澤一個人坐著。

「小澤!」

「斌哥,坐!」放下就口的啤酒杯,羅彥澤先行招呼劉繼斌。

兩人時常相約這海產店喝酒吃菜,除了多人的聚會,有時只是約出來聊聊彼此近況,有時也僅是無聊沒事幹。他找,他便來。他約,他一定到。

兩人之間,好的,但也隔著遠近未知的距離。劉繼斌是個孤單老頭,曾經羅彥澤認為他可憐,不久前的一件事之後,羅彥澤對他改觀了。。

看來豪邁不拘小節,劉繼斌走闖社會長久洗鍊出的圓融世故並非人人可察覺。他待羅彥澤如子,偶爾射來欲看穿人心的銳利目光縱使只有一瞬間,羅彥澤感應到他不善的另一面。大概一個多月前,劉繼斌突然向羅彥澤問起那間房子裡最後面的房間是誰住的。那是陳學康的房間,羅彥澤不疑有他地很快回話。劉繼斌又問了陳學康白天是否常在家,羅彥澤告訴他陳學康是個作息正常的上班族,除非假日,不然白天應該都不在家。劉繼斌沒再提問,羅彥澤回問其源由,劉繼斌支吾其詞岔開話題,互相猜忌的眼光由此開始隱隱竄流兩人之間。

房東詢問住客的狀況本當自然,但劉繼斌眼裡懷著的竟是一份沈重的疑惑,怎麼不起羅彥澤的疑竇。當然,人人皆有武裝自己的權力,這方面羅彥澤也不遑多讓,在劉繼斌面前他依舊恭謙如弟。

「斌哥最近怎麼樣?」

「欸,還不是老樣子。」

「是喔。」微笑著,羅彥澤替劉繼斌倒酒。

好似口渴極了,劉繼斌一口喝乾滿是泡沫的啤酒,然後從羅彥澤手中接過酒瓶。「跟我別客氣,我自個兒來。」他倒得泡沫溢出杯口,「最近那邊怎麼樣?有什麼要修要換的嗎?」

「沒。就是那個姓陳的還是沒找到人。」羅彥澤也喝乾一杯酒,眼角斜睨著劉繼斌。他才過問後面的房間誰住的,這回陳學康人不見了……羅彥澤思考這兩件事的關連。

「是嗎……」若有所思,劉繼斌還能馬上在羅彥澤放下的杯子中斟滿酒。

「斌哥,我來啦!」

「哎呀,我來你來都一樣啦!」他拍掉羅彥澤伸來的手。

猶如恩賜,羅彥澤趕忙雙手端起,恭敬地向劉繼斌邀酒。「斌哥,我敬您!」

喝酒的姿勢,兩人都是豪氣的。這杯飲盡,酸苦卻從羅彥澤腹中提升至臉上。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28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