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30

 

「小澤你有心事吧?」

不得不驚訝,羅彥澤沒想到自己的心情如此輕易就被看透。

劉繼斌倒著酒,這回羅彥澤不搶了,他得想想怎麼開口借錢。邀約劉繼斌之前他想過,臨到關頭,他又猶豫了。開口借錢,還是一筆大數目,不那麼容易。

「說啦!」劉繼斌拍拍他的肩膀,「你喊我一聲斌哥,能幫你的,我一定不囉唆!」

「我……」他苦笑。

劉繼斌拿起筷子開始吃菜。

這些菜餚擱著不知多久了,都涼了,沒一盤冒出熱騰騰的白氣,而羅彥澤面前那雙免洗筷子的封套連拆都還沒拆,倒是六瓶啤酒已讓羅彥澤喝乾了一半。憑這些,劉繼斌就可以推測他心裡有事。

「想跟斌哥調頭寸。」

「多少?」夾起一塊三杯花枝,劉繼斌的食慾沒受到影響。

「一百。」

「一百……」劉繼斌曉得「萬」字是省略沒說的,這數目不得不讓他皺起眉。「我還以為一塊、兩塊,你怎麼會缺這麼大條?」

幹,一萬、兩萬就不用找你啦。羅彥澤在心裡嘀咕。

他不語,劉繼斌將口中韌性極佳的花枝肉嚼爛嚥下肚後才開口:「什麼事?女人嗎?碰上仙人跳啦?」

對上劉繼斌那明瞭的眼光,羅彥澤無奈地低下頭。

他簡單說明事情的經過,劉繼斌邊吃邊聽邊搖頭。

「早跟你說別玩得太兇,玩出火來了吧!」聽完,劉繼斌斥責一番。

劉繼斌雖喜歡羅彥澤的個性,但也看不慣羅彥澤縱情玩樂的行為。他常以自己的故事告誡羅彥澤。他年輕時因父親管教嚴格又要他跟著學房地產生意,他不願,企圖自立更生,做了幾門生意,但沒一項做出成績,倒是認識了不少各行各業的朋友。各行各業,這是好聽的說法,說白了便是三教九流,他一度也陷入五光十色酒池肉林的糜爛生活。令他醒悟的,是父親的過世,之後他才認真接手父親留下的產業,專注於房地經營。沈迷聲色,不過是浪費時間浪費生命,他常對羅彥澤這麼說。

「來,喝酒!」說教完,劉繼斌摸摸他的頭。

苦澀吞回腹,除了借到錢,羅彥澤不認為還能有其他更好的法子。

「事出必有因,那女人為何要弄你?」

「我……不知道。」羅彥澤無力到連嘴唇邊的泡沫也抹不乾淨。

劉繼斌挑著蛤仔肉,「怎麼會不知道呢?」

「我真的不知道,上次碰到那女人我也沒想到要問這個。」他不耐煩地直撥弄頭髮。知道為什麼已無益,他這麼覺得。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29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