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趾》034

 

與坐吧台的客人聊天是酒保分內的工作。個性使然,馬言森話不多,經常想不到話題與客人聊,多為制式的問候。但此時與李文忠的對話可不是應付客套。

李文忠細口嚐酒,從容的眼光隨意掃視著四周。

馬言森很欣賞他喝酒的樣子,看起來是那麼的悠閒高雅。

「很少人這樣喝伏特加,大多會加點兒東西,最少也會加幾顆冰塊。您一直都這麼喝嗎?」趁李文忠目光轉來,他問起。

酒杯舉至眼前,李文忠注視杯裡頭晃動的液體,眼波似也跟著晃動了。「酒這玩意兒,和人一樣,純的最好。人剛出生的純真過了那一個階段以後,恐怕到死都找不回來……」察覺離了題,他收起感慨,以和善的微笑投向馬言森。「我以前喝伏特加時也會加點兒冰塊,有一次不經意喝到純的伏特加,發覺冰塊影響酒溫度的變化即使不快,但依然會沖淡伏特加原本的味道。這酒沒什麼個性,什麼時候喝都不會影響到我真實的心情,不加冰塊以後,更能體會,原本的、最初的,才是最美好的。」

「真的!對!」馬言森非常贊同他的說法。「我也這麼喝!」

「哦,難怪我第一眼看到你便有一種……可以這麼說,一見如故的感覺。」

「我也這麼想,我們早該認識……」不僅因為喝酒的方式,他真覺得早該認識李文忠。

「你的手怎麼了?」李文忠看見馬言森手背上的紗布。

「工作上的意外,割傷了,沒什麼……」

一個服務生過來遞送飲料單,馬言森暫停與李文忠的交談。他的動作迅速,因他還想再與李文忠多聊聊。

「阿森。」

才把調好的飲料交到服務生托盤上,馬言森聽見經理的叫喚。

經理一向由吧台工作區最深處通往內場的小門探頭出來,馬言森往那方向走去。

他站在面前,經理盯著他半晌才開口:「嚴若芳,你熟嗎?」

馬言森楞了一下,「嗯。」

經理盯著他的目光更加深更繃緊。「你知道她為什麼兩個多禮拜沒來上班?」

他搖頭。

「你不是跟她很熟嗎?」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

「哦?」經理對他的說法存疑。「我都聯絡不上她,不會出了什麼事吧?」

「我也找過她,但是她都沒接電話。」

 

待續……

張苡蔚

本文引用自dearvivian - 《腳趾》033


f
創作者介紹

...苡蔚一方★小格子

苡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